酸奶菌

Jacky&五迷&二次元少女;魄魄,银妙冲神,APH乱炖不拆普洪,HP原著向cp;随所看的综艺电影电视剧不定时抽风,萌上什么奇怪的东西也不一定❤❤❤

昭昭套装get√
为什么上一个活动零点结束,新活动五点才开始啊!白氪金了,T﹏T

师姐下山记/1

上一篇虐不下去了,结局好难收啊!!开一篇喜剧缓一缓好了~第一节女主角活在别人的嘴里并没登场_(:3 」∠ )_形象参考明侦给小白过生日二人拥抱那一期的造型,仙气飘飘~

====================

鬼师姐失踪啦!
作为撒掌门何长老大师兄最宠爱的小师妹、上下百余人最敬爱的大师姐、南陵城首富家七少爷的未婚妻,鬼鬼的失踪是个大事。
消息一出来,顿时全蜉蝣山都沸腾了。

“都给我出去,再看一眼我叫你们都负责哈。”

一大早,大张伟就被前来打听的各路门徒给吵醒了。看着这一窝蜂涌进来的人,他忍不住地翻白眼。实在是太早了,他还没起呢!
大家立刻捂住眼睛偷偷从缝里看裸着上半身的大师兄边呵斥边穿衣服。
却没一个人出去。

大张伟穿完衣服,看着这一群眼中闪烁着八卦之魂的人,先坐下喝口茶润了润嗓子,接着讲了一下原委:“你们师姐,就是小女孩脾气,不想嫁人。这不前两天那首富家来催婚嘛,师傅师伯就跟她提了一句。结果,嘿,这丫头直接跑了。”

接着他又叮嘱说:“已经在处理了,这事儿你们知道就得了,不用管。还有,管他催不催婚的,你们师姐不想嫁咱就不嫁,你们可别乱嚼舌头,不然——”

底下人如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能从大师兄这里“聚众听书”,都是心里有谱的。师姐不想嫁就不嫁,师兄说的对!

送走这一帮人,大张伟上了山头寻掌门。一上来就见王嘉尔跟猴儿似的挂在树上。他看到大张伟,一个飞身翻下来,便直冲过来:“大张伟哥!”

“叫师兄。”大张伟由着他拖着自己往前,嘴里却不情不愿地吐槽,“你就这样拖着你师兄啊。”

王嘉尔是何长老的关门小弟子,着实是个难得的武学奇才。就是个性嘛,跳脱又单纯,大概只有这样的赤子之心才能参悟最高深的武学吧。

他笑嘻嘻地催促大张伟快走,说着就差他一个了。进了掌门府中,撒掌门、何长老正坐在上首,两侧坐着王鸥乔振宇二位师叔,堂下立着小白大勋二位师弟。

一派仙风道骨之中,只见他师傅撒掌门呲出一排大白牙,破坏了这赏心悦目的一副好画面:“啧啧啧!大徒弟你又转行说书了?来这么晚,都不担心你师妹的啊?”

其他人就习以为常地先看完这一番师徒斗嘴,接着才切入正题——找鬼鬼。

顿时全场的焦点就变了,众人都拿揶揄的眼神儿看白敬亭,白敬亭却清清嗓子假装望天。
大张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嘴一撇:“你怎么还不主动请缨啊?这不鬼鬼拒了婚,你赶紧去努把力啊!”
魏大勋也哼哼唧唧道:“你不想去我可就去了啊。”
“想都别想!”这句话倒是刺激到了白敬亭,他简直要跳起来。他想,这小子老没事儿就对鬼鬼献殷勤,绝对想撬他墙角。
这么想着,一激动说出来了。
“什么玩意儿?我不就是那回咱运动大会时和鬼鬼分到一组了但没跟你换吗?怎么就撬你墙角了呢?”魏大勋委屈巴巴地摊手,“而且你不也没跟鬼鬼一起啊,就算我献殷勤了,那也是公平竞争!”

“这样吧,”何长老发话道,“你俩都下山去。”
撒掌门不怀好意笑道:“对,谁找到鬼鬼就看你们各自本事了。”
乔振宇耿直地点头称赞:“多个人也万无一失。”
王鸥明白何撒之意,笑得暧昧:“找到之后,带不带的回来也各凭本事哦。”

“撒师叔,我也想——”王嘉尔目光炯炯跃跃欲试,却被大张伟一把捂住嘴。
“别别别,王嘉尔你就闭嘴吧你。”
“唔唔?”
“你去不了的,还是跟师兄玩儿去吧!”
大张伟拖走王嘉尔,堂下白敬亭和魏大勋挑衅看着彼此看出了噼噼啪啪的火花。
“各凭本事。”“各凭本事!”
二人向长辈拱手辞行,再互看了最后一眼。
魏大勋抢先飞身窜了出去,白敬亭揉揉鼻子,却是云淡风轻地转身走了出门。他一副自信的样子,心中已经有了想法。

TBC

【鬼白】命运的巨轮/4


白敬亭嘴角紧紧抿着。良久,嗤笑一声:“你在讲什么啊?鬼鬼不刚刚还在的吗?”

杰克撒没有回应,自顾自地说了起来:“传说,海洋之心可以逆转时空。你用它,让鬼鬼复活了吧?更准确地说,把过去的鬼鬼拉到了现在。不对,现在,其实也不是现在吧?”

白敬亭垂下眼眸。

杰克撒眉头皱起来:“要逆转时空,肯定也要付出什么代价。如果所谓的现在不过是你用海洋之心建起的幻境,我们每个人已经流逝的时间就应该全都由你来出。那么确实在船上是个不错的选择,鬼鬼遇到的人只有我们几个,算是付出最少了。说是最少,你也要多付出……六个人的时间……白船长,虽然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循环,但是无论如何再这样下去,你很快就没命了……”

白敬亭神色已恢复到镇定。他笑了笑,眼里似有些怀念:“不管重来多少次,杰克撒你都是这么聪明。我开始认识你的时候,觉得自己年轻没经验才老被你看穿。没想到现在都可以当你的长辈了,做的事情还是被你看的清清楚楚。”

杰克撒直直地看着他:“这么说你承认是真的了?”

“不错。”
白敬亭闭上双眼,记忆一袭来就汹涌得停不住——

他诚诚恳恳做他的船长,偏偏那姓甄的不放过他,逼他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表面上答应了甄霸道,白敬亭想着从中周旋救妻,却收到了鬼鬼被害的噩耗。

“混蛋!”白敬亭找上门的时候,吼得嗓子都劈扯了。
“啧,消息传得倒是挺快……”甄霸道有瞬间的慌乱,随即厚着脸皮开始责难白敬亭,“这,白兄弟,是你那老婆太不安分了。还有我说你,答应得好好的,怎么到现在还没撞冰山呢?!”
“哼。答应的好好的?”白敬亭嘴角嘲讽地扯起,“答应的好好的?!那鬼鬼怎么会被你杀死?!我早该想到,你这种人怎么会讲信义?撞了冰山之后,是要把我丢入茫茫大海找死,还是把过错推到我头上送我入狱?”

被白敬亭连连逼问的甄霸道都贴到了墙上,他咬牙发狠道:“怎样?反正也来不及改航线了,你现在别那么硬气,求求我我说不定还会告诉你哪些小艇是好的!”

“对,来不及改航线了,”白敬亭冷冷道,“你等着破产再锒铛入狱吧!”

“什么?!”甄霸道意识到也被骗了,冲过去要和白敬亭拼命。
不过论打架,养尊处优的甄霸道自然是打不过白敬亭的,白敬亭也在怒火中,狠狠掐住他不放手。
“我还真不如,真不如早早杀了你!”

“咳,那,咳,那我也不会放了女巫鬼的!”甄霸道绝望之下更是什么都不怕说了,“我早就下好命令了,所有知道这些事的,最后都得死!”
“你个混蛋!”

“哐啷啷——”轰然一声巨响,打断了这场搏命。人声逐渐嘈杂,白敬亭停下动作,凝神仔细听着。

原来这船,竟还是撞了冰山!甄霸道张狂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这都是命啊!看看,还不是如了我的愿?!还不快点儿放了我!”
“如愿?皮艇本就被你毁了大半,那更不能让你白占了别人逃生的位置。”白敬亭手上用力,断了甄霸道的最后一点念想。
看着甄的死,他心中绝望凄凉无以复加。
命!什么狗屁的命!他哪一边也没能救成!

看着能用的皮艇都满载着人离开了,白敬亭疲累地向每一个跟着他留在船上的人道歉。终是他害了他们。
最后随着船沉了罢,也好去找她。白敬亭缓缓地在冰凉的海水里坠落,恍惚着好像触到了熟悉的东西。

是海洋之心,它也沉落了吗?

“你想要,逆转时空吗?”
白敬亭忽地一震,迅速答道:“要——!”

杰克撒看他陷入回忆,也是一时沉默。可是逆天改命,人之大忌。
“白船长……还是收手吧……”

“为什么?我拿我的命换她的命,很公平的。我没有多讨要什么,只不过想跟她一块儿死。”白敬亭认认真真道,接着声调落了下去,“一个人过,实在是难熬,你不懂的。”

“怎么不懂?我和露丝,还不是要分离……”杰克撒也伤感起来。

“所以我不怕你知道这些,我知道你会选择帮我瞒着,”白敬亭盯着他,慢慢迫近,“每一次你都会这么选的。因为你们没有未来,我帮你们留住过去,不是很好吗?”

“是,你说得对,”杰克撒自嘲地笑了,“我不会戳破的,就算一切是假的,我也不舍得放弃。”

白敬亭含笑看向桌上那模糊了模样的旧照,温柔地喃喃:“谁说是假的?是真的,真的。”

只是,都是很久很久的过去了。

TBC

【鬼白】命运的巨轮/3

“鬼鬼……怎么可以……”随着那个凄凉的笑容,白敬亭茫然地喃喃出声。
鬼鬼吓了一跳,缩缩脖子道:“我我我,我怎么了?”

白敬亭好像猛地清醒过来,他紧忙着退后两步,摆摆手说:“没事。”

这副样子也过于脆弱了一些,鬼鬼狐疑,一把扯过那封电报。
“唉?你别!”白敬亭露出慌乱的表情。

小小的六个字,却足以像块巨石一般狠狠砸下来。
“夫人遇害身亡。”
鬼鬼手开始哆嗦起来,她觉得有点儿晕,胸口闷得厉害。
“可是,可是,那个甄霸道不是死了吗?!”

“他死不死,那边都会下手的。”白敬亭倒是冷静得很快,他扶住有些摇晃的鬼鬼,苦笑道,“甚至最后我也一样,他怎么会放过知道内情的人呢?”

鬼鬼皱着眉,她拽住胸前的衣服,觉得有点儿喘不过来气。她将电报塞回白敬亭手里,说道:“我、我有些不舒服,先走了。”
随即头也不回地,鬼鬼跑回了自己的铺位,把自己丢到床上。
也不管时宜合不合适,她现在只想赶紧躲起来。
泪水漱漱下落,真奇怪,明明是不关自己的事情,怎么受这么大刺激呢?

白敬亭楞楞地拿着被强行夺走又被忽然还回的电报。
他本该感觉到被冒犯。可事实上,他只感到巨大的不安和担忧。
自嘲地笑笑,白敬亭将电报随手扔在风里,看着它慢慢飘落大海。
这一纸简单的信件,是他生命的拐点,此后幸福再与他无关。
他本该看到麻木的,还是控制不住心里刀割般的疼。也正因为流露的这份痛楚,终于被发现了破绽。
鬼鬼不该看到电报的。这一次,也许她会看破自己的计俩。

疼,实在是太疼了。鬼鬼埋着头,狠狠扯着床单,干脆大声哭喊了出来。许是哭累了,声音渐弱,她沉沉地合着眼昏睡了过去。

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本来是个大叔的白船长,竟然是比她还小的邻家小弟。而她回到了当年出门闯荡、刚刚定居的少女时代。
他是不定期出航的水手,她是给人占卜谋生的女巫。生活不易,两人常常一起吐槽也一起相互鼓励。

起初他有些害羞,只默默地照顾着粗心的女孩。熟悉了之后总喜欢一本正经地讲段子。那些航程中的所见所闻,每次都逗得她鹅鹅大笑。
他不是对每个人都这么上心,他喜欢上了活泼开朗的她。

她是个自来熟的个性,街上很多人都和她关系很要好。可是只有这个少年,和他的要好是另一种好——听到他的声音就止不住嘴角上扬,看到他的身影就想靠近。
她没有对谁都这么亲昵,其实她也喜欢着他。

彼此心照不宣,戳破那层窗户纸的那天终于来到。巨轮之上,少年穿着水手服笑得眼角褶子都显了出来,在甲板向她用力地挥手。她在人群里边跑着也边朝他招手,大声喊着他白白。
他升上船长了,止不住地雀跃。一下船,他就迫不及待地抱住她,在她耳边轻声道:“现在,我可以给你稳定的生活了,咱俩在一起吧!”

顺理成章地,两情相悦的人儿订婚、结婚。有时也会吵架,但是每次都被他带着吃瘪表情的认怂逗笑。这样的日子又傻又甜蜜。不久,她怀孕了。
孩子会更像他还是自己呢?
可是那天刚刚看着泰坦尼克出了港,回身便是天旋地转。

“你是谁!?”
“你休想这样威胁白白!”
“你们不会得逞的,混蛋!”
真好,她表现得很英勇。她的丈夫是一个勇敢正直的船长,她也得是个称职好夫人的模样。只是……
“啊!”

鬼鬼在梦里挣扎起来,她好像看到有人拿着刀捅了过来,在眼前绽开一片一片的血红色。
鬼鬼紧紧拽住胸前的衣襟,一下子就惊醒了,“好疼!”

记忆像潮水涌来。她想,她知道怎么回事了。毕竟海洋之心的传说,自她小时就听过无数遍。
鬼鬼坐起身,双手虚弱地搭在两边,无声地绝望哭泣起来。

另一边,杰克撒靠在白敬亭办公室的门框边,悠悠开口:“船长,没想到,海洋之心的传说居然是真的。”
白敬亭抬眼看他,许久语气复杂地说:“怎么说?”
“因为这就是真相——鬼鬼其实已经死了吧。”

TBC

【鬼白】命运的巨轮/2

“提前到岸?”
“对,”白敬亭点头道,“大概会提前两天入港。你们可以通知家人提早来接,或者,改订早些的旅馆。总之,要做好准备。”
他想了很长时间。今天被鬼鬼追问的时候,他不安心的感觉愈发强烈起来。既然如此,就早点结束这次的旅途吧。

鬼鬼堵住要离开的白敬亭:“为什么?”
虽然多待两天也不一定多发现什么,可是她就是很不爽。
鬼鬼瞪他,生气地说:“你着急什么啊?这让我很困扰的你知不知道?万一、万一再多那么几天我就找到海洋之心了呢?”

“我不是说,到岸上找就好了吗?”白敬亭很无奈地解释安抚着。

“可是,可是——”鬼鬼顿了半天,只用力吸了吸鼻子。她嘴笨辩驳不了,就是委屈。

“鬼……”白敬亭面对鬼鬼总是无力招架,他紧压眉头,费力地说道:“那这样吧——”
他转身对大家宣布:“我们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海洋之心也算是个宝藏,那咱这几天帮女巫鬼好好找一找如何?”

“……好。”其他人对于提速的宣布也是充满疑惑,不过被女巫鬼先问出了口,再这么一闹腾,几人就晕晕乎乎地答应了。

“不过我强调一下,”能够早点让未婚妻离那个穷小子远点,卡尔何心情还不错,轻快地答应后又傲娇补充道,“怎么能是帮女巫鬼呢?海洋之心是我买下的。”

看鬼鬼想上前反驳,白敬亭拉走了她:“别在意这种事情了,大家都愿意找不是很好吗?”
“……那就这样吧,”鬼鬼嘟着嘴,勉强应道。找到之后再做打算吧,而且谁知道找不找得到呢。
她乖巧地向大家鞠了一躬:“总之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大家了。”

“别介别介,闺女客气什么呀?就这三天,我们可不保证能找到啊。”大海盗大大咧咧的,他也住三等舱,和女巫鬼杰克撒经常开玩笑似地讲话。
“嘁!我以为你是什么厉害侦探,结果是个贼。爸比您别找到给偷走就行了!”
鬼鬼做了个鬼脸,然后表示要去行动了:“走起来咯!”

几人散了。杰克撒在最后是欲言又止。他也不希望太早下船。
下了船,他和露丝鸥就彻底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白敬亭拍拍他的肩:“我知道你想什么。不过请务必,支持我的每一个决定。”
杰克撒长久地看着他讳莫如深的眼神,凄凉地笑笑,点头说:“好。其实我也知道只是一场旅途而已。”
白敬亭神色又有些不忍,叹口气:“别灰心,你们会幸福的。”
他转身离开,没再让杰克撒看到他的表情。

杰克撒愣了一会儿。心里想着,他这话说得真奇怪,内容很好听,但口气却那么凄凉。

—————————————————————————

第二天一早。
白敬亭托着一盘小点心溜达到了甲板。如他所料,鬼鬼又在栏杆边上念念有词。
她不喜欢闷在三等舱沉沉的小空间,每一个能闲下来的时候,都会到甲板上打发时间。

“怎么样啊?”白敬亭随意靠在栏上,把点心盘递过去,口气有些许的揶揄,“不抓紧找还在这里散心呢?”
“……”鬼鬼噘了撅嘴不讲话,只默默地往嘴里送点心。

“我说鬼姐姐你还是好好享受一下这三天吧,说不定真的海洋之心根本就没被带到船上来。”
“诶我说,谁要被你这个大叔叫姐姐,人家年轻着呢!”
“……口误,口误!”白敬亭脱口而出才觉得不太对,皱眉笑着安慰,“我这是夸您气质优雅高贵御姐无敌!”

鬼鬼嫌弃地瞥了他一眼:“真是的!……总之我不会放弃的,我能感觉到海洋之心就在我附近,怎么就是找不到呢?”
“哟,你们女巫还有这共鸣的功能呢?”
“直觉!我们维加斯族的感觉比算命还准!”
白敬亭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转身看向了茫茫大海。

鬼鬼却已经燃起了兴致,她稍稍想了一下,狡黠道:“你不信?不信的话,你过来你过来!”
她拉着白敬亭坐到了长椅上,摇头晃脑地甩着她的小棍儿:“抽抽抽~抽抽抽~”
白敬亭哭笑不得:“感觉到什么了?”
“嗯——感觉到,你是不是看上我了?”
“什么鬼!”白敬亭唰地向旁边一挪,猛地一偏头喊道。

“女巫鬼!”鬼鬼好像觉得自己接话接的很好,鹅鹅鹅地笑得停不下来。
她边笑边断断续续地说着:“你说(此处念suo),你说(此处也念suo)啊,你天天都到甲板上找我吃东西套近乎,是不是图谋不轨?你都有老婆了,我可是有原则的,不会给人当情人的!”
白敬亭垂下双眼,抽了抽嘴角:“你想多了,我很爱我妻子。”
鬼鬼眼珠一转,话锋一转:“那你又不图我的色,你说你到底想做什么啊?”

这丫头看上去蠢萌蠢萌的,却也是敏锐得很,这是套我的话呢。白敬亭想,果然提前结束旅途是个正确的选择。
“我只是也很喜欢到甲板上而已。你有时间从我这里打听我根本听不懂的事情,不如去翻箱倒柜来得实在。”他笑眯眯地说。

鬼鬼泄气地靠到椅背上。还是很可疑!看不清脸的妻子,奇怪的熟悉感,突然的提速,还有一颗假的海洋之心。
她想的头疼,正想接着问下去,被甲板上跑来一个船员给打断了。

船员跑得有些僵硬,口气也很僵硬:“船长,您的电报。”

白敬亭起身接过,轻轻一展看了一眼。
即使看不见他的正脸,鬼鬼也清楚地发觉他全身的气压都冷了下来。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握着电报的手越抓越紧,然后捏成了一团。

“怎么了?”鬼鬼有些担心他的状况。

他回头怆然一笑,鬼鬼第一次知道,原来笑容也可以表达出这么巨大的痛苦。

TBC

====================

我要虐cp了!

【鬼白】命运的巨轮/1

白船长×女巫鬼,大致都会延续命运巨轮案子的设定,有些细节略有不同。含部分杰克撒×露丝鸥。

以及,对,又是这个开头😂😂😂

====================

“你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

鬼鬼嘟着嘴,盯着白敬亭一圈圈打量。

“没有啊,哪能啊?”白敬亭脑袋随着鬼鬼一齐摆动,两手一摊作坦诚状。

“哼,最好没有,要是找不到我们族的圣物,我第一个找你算账哦!”

鬼鬼留下一个威胁的眼神,慢慢退开,然后转身跑回了三等舱。留下白敬亭一个站在甲板上,扯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她在找海洋之心。凶杀案虽然破了,但是真正的海洋之心却一直没有出现。

作为维加斯一族的圣物,海洋之心一直都在公主的棺木中,一起被供在神坛之上。

在大约两年前,二者一起神秘失踪了。

如今公主的尸身重现,颈上却没了那一颗小小的蓝宝石。到底,去哪里了?

“唉,还在找?”杰克撒晃晃悠悠地出现在三等舱门口。

“呀!”鬼鬼吓一跳,“你被放回来了?”

“嗯。”杰克撒点点头,“船长叫我们晚上八点再去会议室聚一下。”

他确实是一时冲动犯了罪,奈何知道真相的每个人都觉得甄该死,再加上露丝鸥极力求情,连卡尔何都翻着白眼同意了这件事就烂在肚子里。

想到白船长说着“很好”时投过来的目光,杰克撒依稀感觉这事儿没完。

但当心爱的鸥含泪笑着冲过来抱住他时,他把一切顾虑都抛开了,能再触碰到恋人就是值得的。

之后卡尔何便气冲冲地拽走了鸥,杰克撒不禁又为他们的未来发愁。

就这样思绪混乱着,他没有理会鬼鬼喋喋不休的“聚什么?”,一头扎进了被子里。

见撒疲累,鬼鬼也没再烦他。

去就去呗,她还怕了这装模作样的白船长不成?不过还是有些耿耿于怀,今天问起他关于海洋之心的事情时一问三不知,而谈到他的家人,他的闪躲又那么明显——

“诶?说起来,甄死了,你老婆不会有事了吧?”

“……不会了吧。”声音有些冷淡。

“哦,那挺好。她的照片都看不清楚脸诶,可是好奇怪,感觉很熟悉。”

“……怎么会,你感觉错了吧。”这回答也是有够生硬。

“是吗?这身装扮像是维加斯那边的,说不定我真的认识……”

“不会。”

白敬亭蹦出俩字儿,顿了一顿,好像有些懊恼口气那么糟糕,又犹豫着、和缓地加上了解释。

“……她,她就是个普通女孩儿,没那边儿亲戚。哎哎,我们不是在讲海洋之心吗?你再去看看甄的房间吧,说不定找得到呢。”

“吼!还说海洋之心,问你什么你都不清楚,还船长嘞!”明显感觉到白敬亭故意转移了话题,鬼鬼也很是不爽。

“我真的不知道啊。”白敬亭诚恳道。

“你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

……

回忆到此结束,鬼鬼觉得自己兜来兜去,一点信息都没撬出来。

那么今天晚上再试一试!毫无理由的,鬼鬼总感觉白敬亭和她要查的事情有着说不清的联系。

大概是,女巫的直觉吧。

TBC——

====================

作者起名废,觉得案件名字还蛮合适的嘛,就拿来用啦~

【鬼白】甜

校园风,伪姐弟设定。是来发糖的,请放心食用~

====================

“你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

白敬亭皱着眉头,直直地盯着鬼鬼问道。

连续三天的社团活动,她都没来。

“没有啊,我能瞒你什么啊?”

鬼鬼无辜地眨巴眨巴眼,随即飞快地背上包跑开。

“喂!你去哪儿!”白敬亭来不及反应,再一次叫鬼鬼溜掉了。

“我不是说这几天家里有事情嘛,白白记得今天也帮我向社团带假哦!”

鬼鬼边跑边喊。

白敬亭无力地扶额。

一开始,明明是被她拉进社团的,说什么,“白白你这么干等也很无聊的,不如一起来活动嘛~我们社团很有意思的~”

亏他当初好心愿意陪着鬼大小姐,结果莫名其妙,她丢下他跑了?!多年来的革命友谊呢?!

从高中开始便寄住在鬼家读书的白敬亭,是那种传说中来蹭吃蹭喝的穷亲戚。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事实上,鬼爸鬼妈成天不着家,在白敬亭没来之前,鬼家用冷清凄凉形容都不为过。毕竟寄人篱下,总想做些什么回报。于是看着满满的外卖、泡面残骸和在这些残骸里顽强生活的少女,白敬亭咬牙做起了“全职保姆”。

去他的“蹭吃蹭喝”,明明“自力更生”之外还要“拖家带口”。这才是穷亲戚的真实生活状况。

多么深刻的革命友谊啊!

所以说,“这个死没良心的!”

白敬亭悲愤地大吼一声。然而吼完还是得乖乖去社团报道帮请假。

活动室。

白敬亭坐在角落,一手托腮,一脸无聊,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来往的学弟学妹聊几句。

“哟,又是这一人我饮酒醉的忧伤pose,你鬼姐姐又跑啦?”大张伟一屁股坐了过来。

“大老师你就别调侃我了,她都三天没来了,怎么回事儿啊这是?”

“她来不来你着什么急啊?鬼都大三了,也差不多要淡出社团活动了,正常啊。”大张伟随意地说着。

“正常……吗?”白敬亭还是很在意,“关键不是这个,关键是不知道她到底做什么去了。就心里……啧……很……那什么,唉大老师我也说不明白。”

“你又不是她老妈,管那么事无巨细?”大张伟一咂舌,感叹道,“你这是喜欢上人家了吧?”

“开什么玩笑?!”白敬亭惊得往后一弹,差点没把椅子坐倒。
他稳住身子,清清嗓子:“那什么,我们可是亲戚。”

“得了吧,就你们那表的不能再表的远亲,你说的清楚你们所谓的亲缘关系?”大张伟白眼一翻,开始嘚吧起来,“你看看你你看看你,面红耳热假正经,不是烧坏了就是心里有鬼。”

“……”白敬亭还是不愿意当着大张伟的面承认,尽管他清楚的很,自己的确心里有“鬼”。

“喜欢不追那就有毛病了,你别不说话啊,不赶紧采取点行动叫别人撬走喽怎么办吧?”大张伟不厌其烦,谆谆教导。

大张伟真的是很想叫他俩赶紧在一起,成天那腻腻歪歪的样子,谁都看出来有意思啊。就是咱这位当事人呐,反应迟钝缺根弦,看来得添点柴加点火才行。

白敬亭还真被刺激到了。鬼鬼这三天没来社团,别是见什么男人去了吧!

脸黑了一黑,白敬亭拍拍大张伟:“大老师我明天的假先请了。我自己也请。”

第二天。

“白白帮我请假!”果然她又来这套。白敬亭嘴角一挑,还好小爷我已经打点好了。

鬼鬼在离鬼家一个街道处拐向了另外的方向。

白敬亭咬牙切齿。家里有事情?那你为什么来这么一个浪漫的、如此适合约会的咖啡馆!

压住这一股子酸醋味儿,他尽量镇定地继续偷偷跟进里面。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倒要看看这挖墙脚的是何尊容。

嗯嗯?怎么到后厨房去了?

白敬亭有些疑惑,小心翼翼地贴着墙根。

“鸥姐~”鬼鬼甜甜的声音传来,那么一股子娇憨她自己都不知道多可爱。

小白不自觉地浮起了痴汉笑,接着吁了一口气。自己都气傻了,再加上以往都是自家里来的,竟没意识到这里明明是王鸥姐家……

“鸥姐你再多教教我嘛,我还是做得好丑哦。”

“鬼鬼你啊,没进过厨房,三天能做出形来就很棒了!”

“嗯……可是还是好丑哦。就剩两天了,不知道能不能做好啊……”声音委委屈屈的,白敬亭超级想知道她怎么不开心了。

忍了又忍,白敬亭才没冲出去。开玩笑,要是暴露了会被暴力鬼打死的……

“没事儿,小白知道你的心意就好啦,”鸥姐声音里含着笑意,“我们鬼妞真的打算好那天告白啦?”

白敬亭反应了一下。

是做蛋糕送我的?两天后,好像的确是我的生日。

告白?我的生日那肯定对象是我了。

“那怎么办啊,白白那个大闷骚,还是鬼姐姐我来点醒他好了!虽然人家也很想被告白的……”

白敬亭回家的路上像踩着棉花糖一样,步伐是飘的,心里也是飘飘然。虽然不知道鬼鬼的蛋糕到底多丑,但感觉好像已经吃到了甜。

说我闷骚,嗯哼……

白敬亭生日没有特意庆祝过,鬼鬼每次送他礼物之后,两人依然像普通的日子里一样,普通地吃饭侃大山。但他知道今年的礼物,有点特别。

“白白!”鬼鬼笑嘻嘻地拉住刚回来的白敬亭,“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白敬亭笑着看她,顺从地跟着到厨房去。

“锵锵锵锵!”鬼鬼呈上她的大作。巨大的自制蛋糕,形象是丑萌丑萌的一个卡通男生。

“这不会是我吧?”白敬亭挑眉,故意嫌弃地问。

“呃……对呀!”鬼鬼嘟嘴道,“我真的尽力了啦。”

白敬亭直接就下手剜了一块:“嗯,我知道,挺好吃的嘛。”

“你知道什么……”鬼鬼小声嘟囔,随即抿了抿嘴坚定了一下决心,严肃地开口了。

“其实重点是,我想说——”

一块蛋糕被忽然塞进了嘴里,鬼鬼懊恼地看着白敬亭:“唔唔唔唔?(你干什么?)”

白敬亭放下勺子,双目灼灼,凑近说道:“我觉得还是我说吧。”

“嗯?诶?”鬼鬼下意识地后退一步,靠在了碗橱边。

她唇上还有蹭到的奶油,白敬亭飞快地在上面啄了一下。

“我喜欢你。”

鬼鬼感觉全身都化在了蜜糖里,失去了力气,哆哆嗦嗦地说:“是,是吗?”

笨蛋!还说要自己告白,现在的反应也太没用了吧!

“是啊,要再说一次吗?”白敬亭耳朵也红红的,却打定主意要吃死这个笨姑娘。

“嗯……”

伴随着“我喜欢你”,白敬亭再一次覆上鬼鬼的双唇。

“还要再听一次告白吗?”

“……你你你你,你怎么这么流氓!”鬼鬼脸都要烧起来了。

“要不要听嘛?”

“哼!”

“嗯?”

“要……”

太好了,我也一样,想要更多更多的,爱你的吻。

END

====================

其实是测试限定开头结尾而来的一篇。结尾我还是改了一点,因为实在接不上了_(:3 」∠ )_
如果硬要接上“想要……更多……”,总觉得弥漫着带颜色的暧昧气息。不行不行我这个是校园纯爱文,不可以不可以……

【法贞】梦中的婚礼

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

弗朗西斯不甘不愿地坐起来,闷闷盯着卧室门口,好久才动作。起床、洗漱、装扮得衣冠楚楚,然后——

拿出惯常的轻佻姿态,作为一个神经病和一群神经病开会去吧。然后——

忘记那个梦——

没有铠甲,没有战火纷飞,弗朗西斯又见到了她,一个静静坐在树下的普通农家少女。

他也只是附近另一家农场主的儿子而已,去笑嘻嘻地“招惹”她。

“贞德,小贞德!今天也不和哥哥去逛集市吗?”

“不去。”少女拢拢落下来的头发答了一句,便捧着书本不理他。

真好真好,小贞德居然没有剪掉长发呢。弗朗西斯一边在梦里这样想着一边就要落泪了。

“哎呀,那就只好还是哥哥来陪你读书咯。”弗朗西斯轻车熟路地溜进去,一屁股坐在了少女身边。

“哎呀,你天天讲去集市,却天天都来吵我。”少女笑着推搡,那笑容既无奈却又甜蜜。

“你不陪我我干嘛去啊。”

“哼,集市上可都是漂亮的女孩子哦。”

“怎么怎么?贞德你在吃醋哦?!我们自小就定了亲,哥哥我可是一片赤诚!”

“什么呀!”少女猛地低下头,假装认真看书,心里却是乱七八糟。

上一次大集,两人去卖些农产品。好家伙,边来问着东西怎么卖啊边往弗朗身边凑着搭讪的女孩,一个接一个。

“那你口气好酸啊,啧啧啧。”弗朗西斯摇头晃脑。

“我,我那是生气没有人来搭讪我。”少女一本正经地解释,“这是女生的自尊好不好,谁吃醋了……”

弗朗西斯眨眨眼:“那——哥哥这不是来搭讪我们小贞德了嘛~贞德又聪明又能干!长得还好看!就陪哥哥出去逛一逛嘛!”

“哎呀,非要去集市呀?真是的,也不缺什么呀。”少女笑着摇摇头,却还是和弗朗西斯站起身来。

“准备新家啊。”弗朗西斯牵住身边姑娘的手。

“诶?”

“你忘了?伯父可是说过,你十七岁的时候——”

“啊!”少女想起了什么,脸爆红起来。

“哦~想起来了?”

“嗯……”

乡间的微风吹着,树上果子的甜味香味飘来,也比不过爱人对视的甜蜜。

“到时候,贞德的头发要这样盘起来哦,肯定超级美的。”弗朗西斯目光宠溺,双手在少女头上比划着。

“是吗?那就你负责咯。”少女爽朗的笑声响起来,“你全都负责哦!”

“放心,交给我。”

……

真好,真好。至少在梦里一起,我们都老了。

很喜欢这首歌,大概是因为我就是歌里唱的那种“坏人”吧……
8.11  《垃圾车》

今天被“明明你也很爱我”洗脑,大声唱起来又爽又痛的,还是爽!
8.12《你就不要想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