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奶菌菌子

二次元!沉迷对刀不可自拔!魄魄;银妙冲神,APH乱炖不拆普洪,HP原著向cp;不定时抽风,萌上什么奇怪的东西也不一定哈哈哈:❤❤❤
♡对刀虫凯罗赫银妙冲神普洪♡☜可以只靠他们活着
♡锤基冬寡马场林盾佩铁椒盾铁土三桂几♡☜也很好吃~
✖盾冬虫铁绿寡银月德赫✖☜NO!THANKS!

悠长假期/2.再见

避雷警告!含白蓉情节!

======================================================

白敬亭今天的早晨没有任何人打扰。做完钢琴老师的兼职,他回了学校一趟。

何老师陪他在林荫路上慢慢走着,询问他的近况。

“挺好的,兼职也还过得下去。”白敬亭笑着。

“有参加最近的比赛吗?”

“去了。不过——”白敬亭一顿,自嘲道,“大概又会落选吧。研究生也没有过,一直这样止步不前,让老师担心了。”

何老师停下脚步,笑了笑,温和地说道:“小白,你很有天赋,技术方面没什么好挑剔的。只是,你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小白,你过于害羞了,连弹琴的时候也不放松。所以在你和观众之间,总隔着一道厚墙,无法把感情带给观众。”

白敬亭苦笑说道:“我从来没有为某个人弹过琴,所以,完全不知道怎么传达感情。”

何老师拍拍他的肩膀:“你还年轻呢,不要担心。好好努力,争取把那道墙,推倒!”

何老师笑眯眯的,比划了一个推开的手势。白敬亭心里也就安定了很多,微微点头。

校园的气氛最令人舒适放松,白敬亭不知不觉便顺着悠扬的琴声踱步到了琴房。他往里望去,果不其然,杨蓉正端坐在琴前沉浸在练习之中。他这么悄悄看了一会儿,还是杨蓉发现了他在门口,先出了声。

“学长?”杨蓉站起身,开心地迎上前,“你怎么来啦?”

白敬亭忙不好意思地回答道:“回学校看看何老师,正好在路上听到了琴声,就过来看看。哦,我这就走了。”

“这就走了啊?”杨蓉口气里带着些失落。

“嗯……”白敬亭后退几步,手在兜里捏着大张伟挤眉弄眼送他的两张音乐会门票,还是鼓起勇气又走上前,“或者,晚上,学妹有时间吗?”

杨蓉惊喜地接过他递来的门票:“是我喜欢的乐团!之前一直没有买到,谢谢学长!”

“那,先再见了蓉蓉。”

“嗯,晚上见!”

对方没有拒绝,白敬亭心下满足地挥手离开。

等到了约定的时间,两人在音乐厅门口碰了面,白敬亭的喜悦还溢于言表。不过很快两人便垂头丧气地走在了外面的街道上。大张伟给的票居然是昨天的场次!这可怎么办呢?白敬亭和杨蓉不禁一起抱怨了大张伟师兄的不靠谱,接着很快,就陷入了沉默。

“怎么办呢?”杨蓉苦恼地问道。

“这,不然就——”白敬亭沮丧地想,不然就回去吧,看来老天注定不保佑他的感情进展。

“不然就去游乐园吧!”杨蓉忽然开心地提议道,“既然都出来了,学长,我们一起去吧。我还从没这么晚去过呢。”

白敬亭立刻重新打起精神:“嗯,走吧!”

杨蓉是典型的被保护得很好的乖乖女,向来喜静不喜动;白敬亭则是不喜欢放松自己的性子,平日里才不会来游乐园。因而,放肆玩一整晚对他们来说都十分难得。门票乌龙的小小打击显然荡然无存,两人都笑得开怀极了。

这是最后一个项目,开放式的车厢载着二人缓缓上升,在浪漫的音乐声中升到最高点。

“这是约会吗?学长?”杨蓉看着夜空的繁星,喃喃问道。

“不,不是吧。”白敬亭下意识答道,这是个美好的意外。他也在看外面的星星,没察觉到杨蓉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

“呜哦!”车厢开始下坠,风四面八方涌进来,白敬亭畅快地笑出声。

==================================================

第二天去做兼职都还觉得神清气爽,白敬亭心情很好地走在回公寓的路上。就在公寓旁边的篮球场外,一只篮球慢慢滚到了场边。他习以为常地帮忙去捡,一抬头,却先是裸露着大半的长腿带来的视觉攻击,再起身又是夸张的问好声带来的听觉攻击。

“嗨~!”女人斜倚在门侧,把墨镜一把撸到脑门上,愉快地招着手。

白敬亭觉得眼熟,把篮球顺手扔回场上,歪头打量着她。

吴映洁啧了一声,收起墨镜,整理了一下头发,指着自己的脸道:“哎呀是我,我我我。不记得了吗?当时是戴着凤冠,化了浓妆的!”

“哦!”白敬亭恍然大悟地应和道,“来找大勋的新娘!那之后,怎么样了?”

“啊?啊!白先生说的对啊,我应该回去看一看的哈哈哈哈。”吴映洁傻兮兮地笑着。

“是吗?”

“是呀,果然人已经在酒店了呢。”

“啊,那现在你是……”

“来遛狗,这不巧嘛又遇上了!”

两人说着话,白敬亭快步往前走,吴映洁亦步亦趋地跟。直到上了楼,白敬亭也没甩掉跟在身后尬聊的吴映洁。电光火石间,他奋力地想把她关在门外,她已经死死地抵住公寓门。

“所以鬼鬼小姐你是要怎么样啊?!”白敬亭一个头两个大。

吴映洁灵巧地挤进去,低头叹气道:“其实,我跟你说实话吧,遛狗是瞎扯,人在酒店也是瞎扯。我被逃婚了!魏大勋走得是干干净净!”

白敬亭摊手:“所以?”

“结婚前,我把住的房子退掉了,”吴映洁可怜巴巴,“之前的行李就先让搬家公司搬到这里来了,就在楼下等着上搬呢……”

白敬亭扶额:“你……”

“钱都给魏大勋准备婚礼了,结果他跑掉了,一点都没给我留下。我现在实在没有地方去,好歹咱也算认识,这里暂时也没有别人住,你就让我住一下吧!”

“我……”

“有了钱或者男人,我就立刻搬走!”

楼下传来搬家工人的催促声,白敬亭看着吴映洁双手合十恳求的模样,叹口气:“好吧。”

吴映洁顿时冲到窗口,开心地喊道:“这里,搬到这里来吧!”

白敬亭嘟囔着提醒她:“你说的,有钱了或者有男朋友了就搬走哦,鬼鬼小姐。”

吴映洁连连点头:“一定一定!不用叫我鬼鬼小姐,叫鬼鬼就好啦。以后就是室友了,白白~”

吴映洁立刻上上下下地收拾起来,白敬亭坐在沙发上边喝着饮料,边看着行李搬进来。

“这是什么?!”多到摞起来的酒箱令白敬亭无语。

“啊,这些,”吴映洁跑过来,把它们摆的方方正正,像个小桌子,咕哝着,“正好当茶几吧。”

“所以为什么,这么多酒?”白敬亭无奈地认命,好,茶几就茶几吧,反正本来也没别的桌子。

“婚礼留下的唯一纪念啊。本来应该在酒席上请各位客人的,但是,”吴映洁耸了耸肩,“新郎跑了。有些酒很好的,我不舍得浪费,就带回来了。白白想喝什么就喝!”

白敬亭便随手往箱子里掏了一掏,拿出一瓶摆在上面。吴映洁把杯子取过来,盘腿坐在他对面,看过一眼喊道:“八零年的哦!你很会拿嘛,来来来,干咯~”

在吴映洁豪爽的攻势下,白敬亭就这么和她对酌了一晚。许是喝了红酒,晚上睡得格外地香,他对于强行住进来的新室友,好像也没有那么嫌弃。

悠长假期/1.初见

“你好!”

“……你好。呃,请问你——”

白敬亭困惑地眯起眼睛,挠了挠头。他被不断的门铃声给吵醒之后还不是很清醒,开门猛地见到一位大红喜服、凤冠霞帔的新娘子一边气喘吁吁一边对他打招呼,有点儿懵。

“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婚礼就要开始了。”

“哦……”

“所以我找新郎,我找魏大勋!”

“诶?可是——唉!”

吴映洁敏捷地撑住门钻进了房里,边四处张望边大喊:“魏大勋!你怎么还不出门啊!魏大勋!”

白敬亭赶忙回到屋里制止这位激动的新娘:“他已经搬走了,昨天搬完的。”

吴映洁一脸WTF地看着他,白敬亭吞了口口水,挪到原来魏大勋住的那间屋子门口,推开道:“喏,搬走了。”

“搬走了?”她愣愣地,缓缓坐在了沙发上,“可是,婚礼就要开始了啊。”

白敬亭站在那里,不知道怎么接话。

吴映洁神游了一会儿,瞥到他便直问道:“你是谁?”

“啊?哦,我是大勋的室友,白敬亭。”

“室友啊,那你知道他发生什么事吗?!”

“……抱歉。我们平时都互不干涉。”

看着一脸茫然无措的吴映洁,白敬亭不太忍心赶她走,但是又觉得气氛十分尴尬,便倚在魏大勋原来的房间门口左右地晃动。他往里面一瞟的时候,正看见桌上有个显眼的信封,便过去取了过来。

“鬼鬼小姐?”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吴映洁跳起来。

白敬亭把信递过去:“上面写的,给鬼鬼。是大勋给你的吧。”

吴映洁犹犹豫豫接过来,捏着它却没打开。好一会儿,她扭头把信还给白敬亭:“你、你来念一下吧。”

她转过身,咬牙切齿:“我怕我看了会当场自戳双目!”

白敬亭打开信,抬头看见吴映洁双手搭在钢琴上胡乱地滑来滑去,忍不住开口道:“那个,你刚刚特别凶。”

吴映洁鼓着嘴巴瞪他。

白敬亭勇敢地继续说道:“那些都算了,但是鬼鬼小姐你可不可以至少把手从钢琴拿开。”

吴映洁尴尬地收起双手,往后退了几步坐下,顺便把凤冠摘了下来放在了沙发上。

“看什么,戴累了。念吧。”

“亲爱的鬼鬼,对不起。”

“呵呵呵呵。”

白敬亭看了吴映洁一眼,接着念道:“我遇到了另一个女孩儿,她是那种离了我就不能活的女孩子,而你即使一个人也能万古长存,所以真的很抱歉。”

“够了不要念了!”

“念完了。”

“完了?!”

吴映洁急冲到白敬亭身边,复杂地看着那短短的几行字,半天憋出一句话:“我不是乌龟。”

“啊?”

“我才不是万古长存的!”吴映洁委屈地撇起了嘴巴,气冲冲地又回到了沙发上盘起腿,一手捧着脸一手狂给自己扇风,“我又不是乌龟!”

白敬亭再次陷入不敢接话的境地。

“有烟吗?”

“嗯?”白敬亭忙去翻,给她点上,又呈上烟灰缸。顺便自己也坐了下来,两厢沉默半天。

“不好意思啊,吵醒你了。”吴映洁蔫蔫的。

“啊,没事。本来就要起床了。说起起床……不介意的话,我能去洗个漱吗?”

“去吧去吧。”吴映洁若有所思,随意地应着。

等白敬亭从洗手间走出来,便看到吴映洁笑着冲他招招手:“过来过来!”

他听话地坐过去:“怎么了?”

“白敬亭,你多大了?”

白敬亭忐忑地回答道:“二十四。”

“二十四啊,真年轻啊……”吴映洁感慨的模样,忽然抓住他的手,“其实二十四做新郎也足够可以了啊!”

“啊?!”

“跟我结婚吧!”

白敬亭飞快地把吴映洁的手扒拉下去:“不行不行!”

“假装一下就好!我爸妈亲戚从老家赶来,在酒店里等了那么久,结果新郎跑了真是丢死人了!就帮我一下吧!”吴映洁扯着他的袖子恳求道。

“真的不行,”白敬亭坚决道,“我之后还有重要的比赛要参加。”

“比赛?钢琴?”吴映洁下意识看了一眼占据了客厅小半空间的钢琴,问道。

“嗯。”

“啊,这样,好吧。”吴映洁放下手,勉强笑了一下,低落道。接着她又打起精神冲他挥了挥拳头:“那加油哦。”

白敬亭连忙安慰她:“说不定你想多了,在你跑出来的时候,大勋已经到酒店了。”

吴映洁期待地看着他:“真的吗?”

“他不是那么不负责任的人吧?别担心。”白敬亭笑道。

“还有十几分钟就开始了,那我回去看一看!”吴映洁立刻提着裙子向外跑去。

白敬亭赶紧喊住她:“等一下!你的凤冠!”

吴映洁回头笑起来:“哎呀这个怎么忘了。”

白敬亭走过来帮着吴映洁戴好。

吴映洁满意地摸了摸,不好意思地向他道了声谢。

她走出房门,回身点头致意:“那么,再见?”

“再见。”白敬亭倚着门框挥手。

“比赛加油啊!一定会赢的哦!”

白敬亭笑起来,挥着手没说什么,看着吴映洁转身一蹦两蹦地下楼去了。

===========================================

这一篇,其实没什么原创的内容,套经典日剧悠长假期的剧情的。但是姐弟恋很打动人,而且各种地方觉得很贴合魄魄。会尽量把我们明侦的梗融进去。以及除了魄魄,其他cp各种拉郎、年龄设定乱七八糟。

PS:为什么要大勋当这个前男友呢?因为这个人虽然有点渣但其实很幸福啊,说跟人私奔就私奔了,没有那么多纠葛。感觉大勋花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个傻孩子一定得幸福啊。所以就当个快乐的渣男吧哈哈哈哈。


开封府异闻录/2

"子不语,乱、力、怪、神。你刚刚肯定在怀疑你的眼睛,猜测我是使了障眼法还是迷魂术?不过都不是哦。

"哎呀,你不用假装很镇定,这种事情谁第一次知道都会惊讶、不敢置信。可是我还是得说,妖魔鬼怪都是存在的。

"恶鬼作恶,影门杀之;孤魂游荡,影门度之。我们审的是超出阳世管辖的案子。

"有时也降妖除魔什么的,大多数这种事情你们凡间的道士和尚也做得到。

"你们撒大人,自从和影门有了牵涉,就总是担心自己被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惦记。

"不过撒撒真是抠门,连找高人求个灵符都不舍得花钱,在我这里磨来磨去。我只好答应帮他做辟邪用的香囊咯,花了我一宿的工夫呢。"

鬼鬼略有些得意。

当时她可是得到了撒贝宁一脸真诚地夸赞:"高人?找什么高人!我们鬼门主不就是个室外高人嘛~比外面那些高得多啊~"

要不然哪这么容易答应他呢。

白敬亭心灵受到了一些冲击,毕竟整个世界观都发生了改变。这一个月来,他也偷偷调查过忽然风生水起的影门,却是丝毫没有线索。没想到,这个真相有点需要他慢慢消化。

消化完毕,白敬亭感叹:"居然是这样啊,难怪撒大人说不归我们管呢。"

莫名其妙地有些醋意,你说撒大人、何先生都认得鬼鬼一个月了才跟自己接引相见——虽然是因为中间到青州办事走了半个月。他们几个已经很是熟稔的样子了,自己却是个生疏的新朋友。

"你不在的那些天,撒撒和先生总是告诉我之后会认识白白的。你很有名气呢,我都听说了。喏,白白,绣着一只白鸽的香囊就是给你的。"

"哦,竟然也有我的?"

"当然了,总共三个呢。作为见面礼,以后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吴姑、哦不、鬼鬼。"白敬亭矜持又小小地愉悦着道。

看来以后的日子,会更加精彩了呢。当了香囊传递使的白敬亭,明明是被使唤了,却有点儿开心。

接下来是风平浪静的三天。白敬亭日常便在屋顶上晒太阳,眯着眼睛望天。

他现在舒适而悠闲,却在想着,什么时候能再去影门跑跑腿呢?

不过,他只承认他对影门的奇巧物件很感兴趣。如果你问影门门主?白敬亭会说——啊,的确是个有些本事的姑娘。仅此而已吧。

不过不等他有事过去晃月街,今天恰巧,鬼鬼自己找上了开封府。

值日的捕快告诉鬼鬼,撒大人又在庭院长亭里喝茶了。她急匆匆地道声谢便轻车熟路地跑了过去。

后院有块明镜样的小湖,旁有亭台竹林,花草丰茂,甚是雅致。每次来访,鬼鬼都会很开心地抚着正当时令开的花,同何先生招呼一声,"先生照顾的好极了!"

不过今日鬼鬼上来便直奔亭子去,一下子手按在何撒二人对弈的棋局上打断了他们。

白敬亭正在屋顶悠哉躺着,听到声音翻身飞下,正看到鬼鬼一脸的严肃:"我的剪刀不见了!"

白敬亭快步来到鬼鬼身边,好奇道:"剪刀?"

鬼鬼困扰地拍拍腰间:"嗯,放在这里挂着的荷包里,在居然被人偷走了!"

白敬亭眉头一蹙:"这把剪刀不普通吧?"

鬼鬼点点头:“那当然了。说起来,它可以说和你的剑同出一宗呢。”

“我的剑?巨阙?你是说那也是欧冶子大师之作?”

鬼鬼双手向后扶着围栏,随意地靠在上面,清嗓子讲起故事来:

“这件小作品你们肯定没有听说过啦。

“传说铸剑大师欧冶子铸名剑纯钧之时,千年赤堇山山破而出锡,万载若耶江水干而出铜,铸磨十载,此剑方成。剑成后欧冶子力尽神竭而亡,纯钧也成为绝唱。传说也就到此为止。

“可说是绝唱,其实只是在凡间的绝唱,那老头儿在地府依然很活跃哦,我的剪刀就是他用纯钧剩下的材料做成的。我叫它千轫,剪人魂魄最是好用啦。

“所以,凡间没有人听闻过它,见过它的,都到地府了。”

鬼鬼一摊手做了个鬼脸,白敬亭哭笑不得。

鬼鬼随即坐到石凳上,左右各可怜巴巴地看了撒贝宁和何炅一眼:“这可是很重要的东西,拜托。”

白敬亭便也坐在鬼鬼对面,说道:“可是一般人为什么只偷一把剪刀呢?怕不是,知道千轫不普通吧?”

撒贝宁赞同地一挑眉:“这里面有鬼啊,鬼鬼。”

懊恼地趴在石桌上的鬼鬼长叹一口气:“我也觉得啊……而且不只是鬼怪搞事……千轫可是神器,它们根本没办法碰到千轫啊。你们人间的‘魑魅魍魉’也参与进来了哦,好难搞啊啊啊啊!”

何炅安抚道:“他们联手,难道还会比得过影门和开封府联手吗?放心。”

何炅起身就把白敬亭拉了起来推到鬼鬼一侧:“开封第一高手,白护卫就交给你随意调遣,尽情去调查吧!”

“何先生我——”白敬亭回头想抱怨自己就这么被推出去了。

“太好了!”鬼鬼却是精神满满地一拍手。

白敬亭和鬼鬼对视一眼,立刻改口道:“嗯,好,那我们就走去看看最近哪里有奇怪的事情发生吧。”

何炅看他们离开,又坐回到原来的位置。

“年轻人啊。”撒贝宁嘿嘿笑起来,一秒又回复正经,拉何炅接着下起了之前被鬼鬼打断的棋。

师姐下山记/7

林夫人是个厉害的女人。尽管她正慈爱微笑地对小白的遭遇表示着同情,她眼里依然带着精明的光打量着小白。

"那么,婷姑娘,你是说你夫君的妹妹也想到这里讨个生活?但是你能不能当上涓流阁的大丫头还不一定呐。"

这一众新过来的杂役丫头里,林夫人还想再提拔几个屋里的管事丫头。只做杂役的话去见哪门子的薛仲期去,白敬亭忙赶着自荐。

他一举一动也是落落大方,自信但不自傲地细数自己的能力。他随后讲了“身世”,这也并不是自艾自怜以求同情,只是提出小姑年纪小,能不能让她跟在自己身边也进涓流阁做事。

"夫人,我家小姑是个可爱伶俐的小姑娘,就算我最后还是去了院里做杂活儿,把她留在您身边给您解闷儿,也是挺好的。"

最后,小白还是拿下了晋升机会,以及鬼鬼以小姑的身份也成功进驻。两人还住一个房间呢——白敬亭表示,这绝不是他算计的,诶嘿。

晚上,白敬亭不断叮嘱鬼鬼:"记住,师姐你现在才十六!可不要再叫我师弟!"

鬼鬼一张娃娃脸显得小,所以白敬亭才放心地撒了年龄的谎。她个子矮矮的,凑到白敬亭身边抬头道:"好的~嫂子~"

这一声嫂子叫得婉转悠长,白敬亭低头看着她故意揶揄地眨眨眼,正是他之前说的"伶俐可爱"的模样。这个近距离,太犯规了!

鬼鬼一直都知道他禁不住逗,看他耳朵尖儿红红的,她就笑得更甜了。

白敬亭赶紧在红意蔓延到脸庞之前,伸出双手扶住鬼鬼的脑袋,把它挪远。看到鬼鬼一副就是故意逗自己的得意笑容,他又觉得不能落了下风。不主动出击怎么能把媳妇儿拐回来?

于是鬼鬼还在暗自得意的时候,白敬亭扶在她脑袋上的手轻轻滑下来,在她脸颊两侧一手捏一边,狠狠揉了一把。

被捏住脸的鬼鬼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极其刻意地将嘴唇靠近了自己耳边却不得动弹:"小姑……你这样勾引嫂子对得起你哥哥吗?"

脸瞬间爆红,鬼鬼晕乎乎地心想,难道女装有助于说土味情话,以前白白不是这样子的啊。那个一被调戏就顾左右而言他的羞涩小男孩呢?!

事实上,鬼鬼看不到的另一边,小白的脸比鬼鬼还要红。为了不被发现,他只好保持这个暧昧的姿势好一会儿。没有感受到鬼鬼的抗拒,他现在得意的神情比刚刚的鬼鬼有过之而无不及。

鬼鬼一反应过来,就灵活地一挣,猛一使劲把小白直接推到了床上。接着她扯过被子,怒道:"你你你你你给我老实一点!我打地铺!"

白敬亭缩在墙角已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等他终于止住了笑,赶紧正经担保,以剑为界,鬼鬼这才同意和他睡一张床。

两人各占一侧板板正正躺着,好久过去也都没睡着。

"鬼鬼?"

"嗯?什么事?"

"也没什么……就是你能不能先看着我……"白敬亭看着鬼鬼刻意地维持着盯房梁的姿势,有点哭笑不得。

本来他是想,反正睡不着不如谈谈正事。比如,让鬼鬼准备准备,着手秘密监护贾小姐。这也是他把鬼鬼捞进贾府的原因。他顶着侍女的身份却又并不是真的女孩子,贴身保护贾小姐什么的,总归是不方便的。

鬼鬼不太自然地扭了扭脖子,看着白敬亭口气依然僵硬:"什么呀?快说。"

"那天街上撞了你的人我想拜托大勋、嘉尔去寻。"

"嗯,也行。但我在贾府没找到他们,万一已经灭口了?"

"人数不少,灭口过于麻烦而且不好隐瞒。那样的人估计拿钱就能打发了。"

"那就明天写信给师傅吧。"

"小心一点。牵扯到朝堂科举,是大案的话,恐怕不止他一个小势力。"

"啧,大案的话要花时间了,我都不好意思提退亲的事情了……"

"……"听到退亲,白敬亭又不是滋味儿了一会儿,但很快就皮道:"鬼鬼,你这么坚持退婚,心里有人了吧?"

"你少胡说了!"鬼鬼一下子又把头扭了回去。

"鬼鬼,我觉得你没有也应该假装有一个,也算是个退婚理由啊。你看,师弟我也算盘亮条顺,又和师姐青梅竹马,考虑考虑我怎么样啊?"白敬亭侧着撑起上半身,一本正经地盯着鬼鬼推荐起了自己。

"我、我从来没想过恋爱这种事!"胡乱摆着手,鬼鬼紧闭着眼,脸又红了。

白敬亭想,以前没想过,现在一经自己提醒,他不信鬼鬼对自己全无好感。

忽然,鬼鬼仿佛福至心灵,猛地坐了起来:"你过界了!白敬亭!"

糟糕,得意过头了。

白敬亭手一滑,忙手忙脚乱地也坐起来连连讨饶。

"哼,好,你不下去是吧?那我现在就开始去暗中护卫贾小姐吧,以防万一!"鬼鬼被子一掀,做势要走。

白敬亭立刻滚下床来,麻利地铺好了地铺。

"师姐,您好好休息!"

鬼鬼哼一声,才算面色缓和,面朝床里睡了起来。

师姐睡得好,我才睡得好。白敬亭看着鬼鬼恬静的睡容,傻呵呵地捂着被子渐渐闭上了眼睛。

【头号玩家】【对刀组】河神

本来只是一个沙雕小段子,忽然衍生出了后续,灵感来了挡都挡不住啊……

平行世界,OOC怪我,有糖有刀,一发完结,进食愉快~

=============================================

1.

拿到青铜钥匙后,帕西法尔乐极生悲,在过一座桥时不小心把钥匙掉进了河里。

帕西法尔不禁望着河面捶胸顿足。

忽然一阵金光闪过,河神浮在半空微笑道:"年轻的彩蛋猎人哟,你掉的是这把翡翠钥匙?还是这把水晶钥匙?还是这把青铜钥匙呢~"

"呃,我才只拿到青铜钥匙而已……"虽然目瞪口呆但还是弱弱地说出实话的帕西法尔。

"恭喜你!诚实的年轻人,它们都是你的了!"

头号玩家,终。

一切发生的太快、来不及搞事情的诺兰,(╯°□°)╯︵ ┻━┻

2.

听完帕西法尔的故事,艾奇有些跃跃欲试。这片河水实在是太神奇了!她决定做个实验。

趁着没人,艾奇拎了一个小机器人跑到桥上扔了下去。

忽然一阵金光闪过,河神浮在半空微笑道:"年轻的机械师哟,你掉的是这只深蓝?还是这只AlphaGoZero?还是这只小铁皮呢~"

"……"

艾奇默默站了几秒,强迫自己接受了这离奇的进展:"哦谢谢,但是我不搞人工智能,所以——"

"恭喜你!诚实的年轻人,它们都是你的了!"

第二天,艾奇站在商店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买象棋呢还是买围棋呢?

3.

听完帕西法尔和艾奇的故事,修觉得有些耳熟。

"这河神还是国际性的啊!"吐槽归吐槽,修不禁动了心思。

这天半夜修来到那座桥,假装不经意地掉进去一只苦无。平静的河水掀起一阵波澜,很快又归于沉寂。

……

"Excuse me?……河神?河神你在吗?!"

修气鼓鼓地走掉了。但他并没有放弃,也许今天河神不在家。

第二天、第三天、……

第三十天,今天是终于不再执著扔道具的修。

"大东……明天凌晨,河边来一下呗……东西太多了……帮我嘛……不行不行不能告诉他们,太丢人了!……嗯嗯,说好了!"

4.

无所事事地背靠在桥栏上,Shoto习惯性地拿出变身器凝视。有时候他觉得,也许就这样一直看下去,才能挽救他空无一物的心。

转身面向河的时候,也许是因为太出神了,也许是因为胳膊被栏杆绊了一下,总之,变身器掉进了河里。

他不能没有它。

双臂往栏杆上一撑,就要往下跳的时候,一阵金光闪过,晃得Shoto不得不退后两步。

河神浮在半空微笑道:"年轻的忍者哟,你掉的是这个高达?还是这个奥特曼?还是——"

水花"哗啦"一声,打断了河神的询问。

随即水里冒出来一个红色武士,他抱着满怀的道具抬头道:"修你看看是不是全了——诶?!"

河神还维持着高举的手臂,很快脱离了被打断的影响,笑眯眯地顺势说了下去:"还是这位红色武士Daito桑呢~"

一瞬间,Shoto觉得心里某处被填满了,眼眶也有什么湿润的东西满得要溢出来了。

5.

如果能看到面罩后面的话,大东此刻的表情很好地解释了什么叫一脸茫然。潜了个水,怎么就黑夜变白天、小修变大修了?

没有人理会保持介绍手势的河神。

Shoto只紧紧盯着大东,连眨眼都觉得奢侈。

大东从没见过这样的修,不禁上前一步:"呃,修?你怎么……长大这么多……"

他声音明显地弱了下去,因为更近距离的对视已经让他知道,这不是修。

对面的忍者,眼里压抑着无法掩饰的痛楚。那是修眼睛里没有、大东也希望永远不要有的东西。修的眼睛应当永远明亮狡黠才对。

随着大东沉默下去,Shoto终于眨了眨眼。他不是自己的哥哥,虽然,他确实是大东。

对面的武士散发着熟悉的感觉,但还有着Shoto从没见过的柔和气息。能再见一面,即使是另一个他,Shoto也觉得满足。但那总归不是我的。

"只有那个变身器是我的。"他笑了笑,指着大东怀里最上面的那个。

大东拿出来,郑重地递还给Shoto。虽然不是自己的兄弟,但依然有着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另一个修也没有很大,但却成熟得不像样子。

"我很抱歉。"他心疼地看着Shoto。

"不……谢谢。"

6.

修数着时间,平均五分钟上岸一趟的大东十五分钟都没有出现了!

夜半三更贸然去敏郎家敲门又不合适,虽然他刚刚一焦急就下了线甚至已经走到了门口。

哦得了吧,只是游个泳而已,不会真的有危险吧?顶多也就溺个水……修展开消息栏,大东还没有回复。他扶着栏杆向下望去,开始考虑自己能潜到多深,能游多远,能提动多沉的人。

忽然金光闪过,河神浮在半空微笑道:"年轻的忍者哟——"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河神按下尴尬:"咳,那么——"

"都是我的,都是!尤其是这位——"

修晃了晃头,愉快地指向河神身边,那里有位红色武士正双眸含笑地伫立。

7.

河神继续保持礼貌微笑,两手举着两坨道具堆,看着修猛地冲下来给了大东一个热情的——拳头。

"你可算回来了!"

"嗯,发生了一些事情,或许稍后可以讲一讲。"得到一个拳头作为欢迎的大东,捂着胸口欣慰地看着喜形于色的小忍者。啊,活力满满的修,真好。

修揶揄地拿胳膊肘捅了捅大东:"不过没想到,你居然是变成了河神的礼物回来的。"

"什么方式都没关系,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大东欣慰地拍了拍修的肩膀,感叹说。啊,活蹦乱跳的修,真好。

修别扭地抖了抖肩,翻了个白眼道:"忽然肉麻是干什么……"

"有感而发吧。"大东欣慰地对上修嫌弃的眼神。啊,眼睛亮亮的修,真好。

好久没人理的河神决定扭头就走。

"诶别走,那边的河神!"

哇,终于想起来了,哇,好好地感谢我吧!河神倨傲地把头又扭了回来。

"你手里的道具,也是我的。"

"……嗷!你知不知道如果回答‘全是我的’的话,我应该啥都不给你的!"

"可是,就是我的呀。"修手脚麻利地把道具揽到怀里,拉着大东后退了两步。

"那么,再见河神大人~"

"不见!"河神决定,下个月也不要来这里值班了!

8.

持续待命、上线失败的阿尔忒弥斯:……

END

师姐下山记/6

第二章有重大更改~戳下面~

师姐下山记/2

(我不会承认时间过了太久我发现自己忘了好多设定圆不过来了……)

========================================

在二人真挚的演技下,经过轮番的卖惨、卖萌、卖人设,"丧夫"的白小娘子成功入驻贾府。

探花郎和大小姐却不是那么容易见的。白敬亭一个新来的只能在后厨先做着粗使丫头,九天以来,除了择菜洗菜切菜闲聊,就没做过任何事情。

几乎每天都要夜探贾府会"娇妻"的"亡夫"鬼鬼有点儿着急了。

"白白,我们这样怎么拿到证据啊?"

"别担心,总会升迁的。"白敬亭微微笑着,"我说夫君,你不要急啊。"

"谁知道你要在厨房工作到猴年马月啊?"鬼鬼忽略了小白的调戏,啃着番茄,含糊不清地嫌弃道。

白敬亭一挑眉:"厨房不好吗?"
他做势要将自己为鬼鬼从库存里顺来的蔬菜水果拿开。

鬼鬼忙拦住:"哎呀,厨房工作最伟大了!可是,可是这样做不了我们的正事呀。"

"此言差矣。"白敬亭说了四个字便悠悠然吃起黄瓜。

鬼鬼怪他卖关子,伸手去抢黄瓜。白敬亭灵巧地躲着,鬼鬼和他闹半天也没抢过,气道:"你快说呀!你就欺负你师姐脑子不灵光!"

见鬼鬼恼羞成怒了,白敬亭忙轻声安抚:"嘘,小点声儿,我的鬼啊。"

鬼鬼哼一声,重新坐回去啃番茄。白敬亭凑过去解释:"这又错了不是?咳,首先,你现在可是我亡夫,这么大声招来人看见了怎么办?再说,师姐可是想出卧底的主意的人,怎么就不灵光了?你再想想,我在厨房难道就只会浪费时间吗?"

鬼鬼的气来得快,走得也是。她刚刚觉得好像被轻视了,可是白白怎么会是那种人呢?明明就是自己莫名的自尊心——自己是师姐,怎么总被师弟照顾呢?

白敬亭的"亡夫"二字一出,鬼鬼就噗嗤傻笑了出来。这家伙越来越会开玩笑了,还总是装得假正经。之后白敬亭一番诱导,鬼鬼仔细想了想。

"厨房,各房各院都会有人来往唤菜,和哪里都有点关系。也就是说,消息够广!好吧,那,各院的八卦你都听了点什么?"

白敬亭哭笑不得:"八卦?也可以这么说吧——

"贾老爷是个妻管严,这事情从贾夫人身边的丫鬟到给小少爷伴读的小厮,都能拿出来调侃。

"贾夫人十分疼女儿,她的大丫鬟采秀常拿好食材来吩咐,给贾玉儿屋里加菜。因为这,她和贾玉儿身边的小悦很是熟悉。

"贾家小少爷在读书方面常常会被薛仲期提点。他很调皮,却很听他姐夫的叮嘱,照顾他的大丫鬟小颜对此很满意。

"林家母亲也有个院子,我看吃穿也都供的很好。采秀的妹妹撷秀在那里掌事,听她说,是林夫人拉扯大了自幼父母双亡的姑爷,就像亲生母亲一样。还说林家孩子为了救姑爷在山洪里牺牲了,姑爷更不放心林夫人一人,特意接来尽孝。"

鬼鬼点点头:"前面听林敬说过。后面那段编的倒挺好。"

"薛仲期对林夫人还挺好,除了愧疚或许真有几分真心。"

"毕竟是养大他的人啊,还是有几分良心吧。可是一旦要决定对付林敬,他还能真心对林夫人继续纯粹地好吗?不可能!"

"我猜,薛仲期或许还不知道林敬还活着。你想,林敬已经多次前来贾府,仍然没被灭口,说明门房的人没把这件事当做事情禀报上去。这是我们的机会,我们在明他在暗,趁此多找些线索吧!"

"可是……你还在厨房待着呢!你有出过这个院子吗?!"鬼鬼有些嫌弃。

"哼,我消息打探好了,自然有主意。"

"怎么?"

"林夫人院子是新建的,正缺人呐。我就去那里,既然设定是孝子什么的,薛仲期肯定要常去看林夫人的。"

"嗯,好极了。我去查探一下那天的几个狗腿子,确保他们都永远把嘴闭上!"

"……"白敬亭不禁嘴角抽动。

"干嘛这样看着我啊?我又不是说去杀人灭口!那种势利小人,给点钱就能封口!"

"虽说如此,这种人一吓也就什么都招了,不可能永远不走漏风声。总之,鬼鬼,你先跑这一趟,威逼利诱都可以用上。我也尽快转到正院里去,找到真相。"

"嗯,白白小侍女,加油!"

白敬亭无奈地看着鬼鬼俏皮地一比大拇指,接着跃上墙头消失在黑夜里了。他看了好一会儿鬼鬼离开的方向,赶紧提醒自己该回房间了。他有很多事情都没有想通,也许见过林夫人会更加明朗吧。

TBC

开封府异闻录/1

上一篇还没结束忍不住开了新坑,大概也能算是包青天衍生😂😂😂

副标题就叫——开封有个撒明灯!

========================================

早秋的清晨,撒贝宁与何炅坐在庭院饮茶,看白敬亭耍着剑,舞弄起一地的落叶。

“大人!人又被影门带走了!”一个大嗓门打断了这份宁静,府里的捕快张旭急匆匆地来报。

撒贝宁表情依旧悠闲:"带走就带走了呗。这说明这事儿归影门管,没咱的事啦。"

随之而来的赵宇拉住张旭:"早告诉你不要急,咱大人和吴姑娘之前不是谈过吗?"

说起这事,白敬亭也疑惑很久了。他收起剑,靠近过来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自从影门这个称呼出现,就总是抢官府‘生意’。撒大人也给我们解释解释,不然我还真想去抢人去了。"

"小白,年轻气盛可不好哦。"何炅神秘莫测地笑了,"既然小白这么想一探究竟,大人,不如明日的事情,就叫他去影门吧。"

张旭赵宇吁一口气。之前总是他们去跑腿,每次都被影门搞得狼狈兮兮地回来。这次,终于换成白大人了!

撒贝宁挥挥手:"那小白,明日申时,去晃月街最里左手边的宅子一趟吧。影门门主有些东西拜托你拿来一下。"

白敬亭不以为意,拱手应道:"没问题。"

于是第二天,打算轻轻松松潇潇洒洒走一回的白大人,栽了一个大跟头。

看着篱笆墙、小菜园、土坯房,他只是稍微诧异了一下居然闹市里有这样的建筑,然后便推门而入。径直向着屋子走去的他,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走不过这一片菜园子了。

白敬亭略显讶异地向后退去,仍是原地不动。随即施展轻功,好像是在无限地上升,却没有逃出这小园一丝一毫。他只好无奈地站在那里,看向离自己明明就不远的小屋。

"吴姑娘在吗?!"他高声喊道。

良久,伴着一声慌张的"来啦",一位青衫乌发、明眸皓齿的姑娘推门而出。

她连忙朝虚空中一挥手,拉白敬亭向前走去。白敬亭这才得以顺顺利利进屋。

屋里的空间显然大过外观所看到的,白敬亭非常惊讶地看到茶壶自己动作起来,为他倒了一杯茶。

"快请做,真不好意思,我忘记撤了禁制,你没事吧?"那姑娘笑得甜美可爱,热情邀他相坐。

白敬亭假装不甚在意地抿口茶:"不,没什么。"

可天知道他简直要怀疑人生了——神神鬼鬼?灵术法力?这是什么展开?

"哎呀呀,刚刚睡着了。不过我记得和撒撒说好申时呢,现在还差半刻呢……"姑娘继续嘟囔道,似乎还有些困倦。

白敬亭不禁一噎。没错,还真的是他没有"守时"。而且听她的口气,她便是影门门主吴映洁吴姑娘。

她略显傻气地眨巴着眼。没想到一门之主,居然是这么年轻娇憨的小女孩儿。白敬亭也微笑起来,拱手回道。

"提前打扰,抱歉抱歉。不过既然已经见面了,吴姑娘可不要再睡着了啊。"

"诶?不会不会。"被这么乍一问有些羞赧,但很快,吴映洁便活跃起来,掌控了话语主导权,"你是开封府的白敬亭吧?叫我鬼鬼就好!我怎么称呼你呢?撒撒…炅炅…嗯…叫你白白好不好?嗯?"

"呃,好的……"白敬亭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多了一个称呼。

"好的,白白!你也叫我鬼鬼吧,记得不要那么一本正经咯。"

百姓尊他一声白少侠,宫里的只叫一声白护卫;府上人马称他大人,撒贝宁何炅则昵称他作小白。白白一出口,却是比小白更亲昵,但他意外地立马适应了,丝毫没觉得腻歪呢。

但是要立马不那么一本正经,白敬亭可能还做不到,他天生容易害羞。又只是勾嘴微笑了一下,他便问起正事:"撒大人吩咐我拿东西,不知——"

"都没问题了!不枉我昨天熬了一晚上。"

鬼鬼噔噔噔跑进里屋,出来时递过三个黑香囊。

没有刺绣也没有装饰,这是怎么熬了一个晚上的?白敬亭一边接过,一边疑惑看向鬼鬼。

她则是早已明了地一笑:"你肯定在怀疑这东西怎么花一晚上才做好吧?哼哼,让鬼姐姐好好给你解释下吧!"

白敬亭贴心地递回一个供她讲解。虽然他本打算拿了东西就走,但此刻也很自然且心甘情愿地留下了。

"那,就洗耳恭听了。"

点梗吗兄dei?

百粉啦~酸奶菌我的属性都写在简介里了,大家随意点粮!或者安利点什么奇怪的cp给我也可以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