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奶菌菌子

沉迷对刀不可自拔!二次元少女;魄魄;银妙冲神,APH乱炖不拆普洪,HP原著向cp;不定时抽风,萌上什么奇怪的东西也不一定❤❤❤

师姐下山记/7

林夫人是个厉害的女人。尽管她正慈爱微笑地对小白的遭遇表示着同情,她眼里依然带着精明的光打量着小白。

"那么,婷姑娘,你是说你夫君的妹妹也想到这里讨个生活?但是你能不能当上涓流阁的大丫头还不一定呐。"

这一众新过来的杂役丫头里,林夫人还想再提拔几个屋里的管事丫头。只做杂役的话去见哪门子的薛仲期去,白敬亭忙赶着自荐。

他一举一动也是落落大方,自信但不自傲地细数自己的能力。随后讲了身世,他并不是自艾自怜以求同情,只是提出小姑年纪小,能不能让她跟在自己身边也进涓流阁做事。

"夫人,我家小姑是个可爱伶俐的小姑娘,就算我最后还是去了院里做杂活儿,把她留在您身边给您解闷儿,也是挺好的。"

最后,小白还是拿下了晋升机会,以及鬼鬼以小姑的身份也成功进驻。两人还住一个房间呢——白敬亭表示,这绝不是他算计的,诶嘿。

晚上,白敬亭不断叮嘱鬼鬼:"记住,师姐你现在才十六!可不要再叫我师弟!"

鬼鬼一张娃娃脸显得小,所以白敬亭才放心地撒了年龄的谎。她个子矮矮的,凑到白敬亭身边抬头道:"好的~嫂子~"

这一声嫂子叫得婉转悠长,白敬亭低头看着她故意揶揄地眨眨眼,正是他之前说的"伶俐可爱"的模样。这个近距离,太犯规了!

鬼鬼一直都知道他禁不住逗,看他耳朵尖儿红红的,她就笑得更甜了。

白敬亭赶紧在红意蔓延到脸庞之前,伸出双手扶住鬼鬼的脑袋,把它挪远。看到鬼鬼一副就是故意逗自己的得意笑容,他又觉得不能落了下风。不主动出击怎么能把媳妇儿拐回来?

于是鬼鬼还在暗自得意的时候,白敬亭扶在她脑袋上的手轻轻滑下来,在她脸颊两侧一手捏一边,狠狠揉了一把。

被捏住脸的鬼鬼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极其刻意地将嘴唇靠近了自己耳边却不得动弹:"小姑……你这样勾引嫂子对得起你哥哥吗?"

脸瞬间爆红,鬼鬼晕乎乎地心想,难道女装有助于说土味情话,以前白白不是这样子的啊!那个一被调戏就顾左右而言他的羞涩小男孩呢!

事实上,另一边小白的脸比鬼鬼还要红。为了不被发现,他只好保持这个暧昧的姿势好一会儿。没有感受到鬼鬼的抗拒,他现在得意的神情比刚刚的鬼鬼有过之而无不及。

鬼鬼一反应过来,就灵活地一挣,猛一使劲把小白直接推到了床上。接着她扯过被子,怒道:"你你你你你给我老实一点!我打地铺"

白敬亭缩在墙角已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等他终于止住了笑,赶紧正经担保,以剑为界,鬼鬼这才同意和他睡一张床。

两人各占一侧板板正正躺着,好久过去也都没睡着。

"鬼鬼?"

"嗯?什么事?"

"也没什么……就是你能不能先看着我……"白敬亭看着鬼鬼刻意地维持着盯房梁的姿势,有点哭笑不得。

本来他是想,反正睡不着不如谈谈正事。比如,让鬼鬼准备准备,着手秘密监护贾小姐。这也是他把鬼鬼捞进贾府的原因,虽然他顶着侍女的身份却又并不是真的女孩子,贴身保护贾小姐什么的,总归是不方便的。

鬼鬼不太自然地扭了扭脖子,看着白敬亭口气依然僵硬:"什么呀?快说。"

"那天街上撞了你的人我想拜托魏大勋王嘉尔去寻。"

"嗯……我在贾府没找到他们,万一已经灭口了?"

"人数不少,灭口过于麻烦而且不好隐瞒。那样的人估计拿钱就能打发了。"

"那就明天写信给师傅吧。"

"小心一点。牵扯到朝堂科举,是大案的话,恐怕不止他一个小势力。"

"啧,大案的话要花时间了,我都不好意思提退亲的事情了……"

"……"听到退亲,白敬亭又不是滋味儿了一会儿,但很快就皮道:"鬼鬼,你这么坚持退婚,心里有人了吧?"

"你少胡说了!"鬼鬼一下子又把头扭了回去。

"鬼鬼,我觉得你没有也应该假装有一个,也算是个理由啊。你看,师弟我也算盘亮条顺,又和师姐青梅竹马,考虑考虑我怎么样啊?"白敬亭侧着撑起上半身,一本正经地盯着鬼鬼推荐起了自己。

"我、我从来没想过恋爱这种事!"胡乱摆着手,鬼鬼紧闭着眼,脸又红了。

白敬亭暗自得意,以前没想过,现在一经自己提醒,他不信鬼鬼对自己全无好感。

忽然,鬼鬼仿佛福至心灵,猛地坐了起来:"你过界了!白敬亭!"

糟糕,得意过头了。

白敬亭手一滑,忙手忙脚乱地也坐起来连连讨饶。

"哼,好,你不下去是吧?那我现在就开始去暗中护卫贾小姐吧,以防万一!"鬼鬼被子一掀,做势要走。

白敬亭立刻滚下床来,麻利地铺好了地铺。

"师姐,您好好休息!"

鬼鬼哼一声,才算面色缓和,面朝床里睡了起来。

师姐睡得好,我才睡得好。白敬亭看着鬼鬼恬静的睡容,傻呵呵地捂着被子渐渐闭上了眼睛。

请求

这乱乱的排版都看懵了,知不知道什么叫 少即是多!

阿語:

该反馈该抱怨我也都干了……真的。
这次更新,确确实实很让人失望。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头号玩家】【对刀组】河神

本来只是一个沙雕小段子,忽然衍生出了后续,灵感来了挡都挡不住啊……

平行世界,OOC怪我,有糖有刀,一发完结,进食愉快~

=============================================

1.

拿到青铜钥匙后,帕西法尔乐极生悲,在过一座桥时不小心把钥匙掉进了河里。

帕西法尔不禁望着河面捶胸顿足。

忽然一阵金光闪过,河神浮在半空微笑道:"年轻的彩蛋猎人哟,你掉的是这把翡翠钥匙?还是这把水晶钥匙?还是这把青铜钥匙呢~"

"呃,我才只拿到青铜钥匙而已……"虽然目瞪口呆但还是弱弱地说出实话的帕西法尔。

"恭喜你!诚实的年轻人,它们都是你的了!"

头号玩家,终。

一切发生的太快、来不及搞事情的诺兰,(╯°□°)╯︵ ┻━┻

2.

听完帕西法尔的故事,艾奇有些跃跃欲试。这片河水实在是太神奇了!她决定做个实验。

趁着没人,艾奇拎了一个小机器人跑到桥上扔了下去。

忽然一阵金光闪过,河神浮在半空微笑道:"年轻的机械师哟,你掉的是这只深蓝?还是这只AlphaGoZero?还是这只小铁皮呢~"

"……"

艾奇默默站了几秒,强迫自己接受了这离奇的进展:"哦谢谢,但是我不搞人工智能,所以——"

"恭喜你!诚实的年轻人,它们都是你的了!"

第二天,艾奇站在商店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买象棋呢还是买围棋呢?

3.

听完帕西法尔和艾奇的故事,修觉得有些耳熟。

"这河神还是国际性的啊!"吐槽归吐槽,修不禁动了心思。

这天半夜修来到那座桥,假装不经意地掉进去一只苦无。平静的河水掀起一阵波澜,很快又归于沉寂。

……

"Excuse me?……河神?河神你在吗?!"

修气鼓鼓地走掉了。但他并没有放弃,也许今天河神不在家。

第二天、第三天、……

第三十天,今天是终于不再执著扔道具的修。

"大东……明天凌晨,河边来一下呗……东西太多了……帮我嘛……不行不行不能告诉他们,太丢人了!……嗯嗯,说好了!"

4.

无所事事地背靠在桥栏上,Shoto习惯性地拿出变身器凝视。有时候他觉得,也许就这样一直看下去,才能挽救他空无一物的心。

转身面向河的时候,也许是因为太出神了,也许是因为胳膊被栏杆绊了一下,总之,变身器掉进了河里。

他不能没有它。

双臂往栏杆上一撑,就要往下跳的时候,一阵金光闪过,晃得Shoto不得不退后两步。

河神浮在半空微笑道:"年轻的忍者哟,你掉的是这个高达?还是这个奥特曼?还是——"

水花"哗啦"一声,打断了河神的询问。

随即水里冒出来一个红色武士,他抱着满怀的道具抬头道:"修你看看是不是全了——诶?!"

河神还维持着高举的手臂,很快脱离了被打断的影响,笑眯眯地顺势说了下去:"还是这位红色武士Daito桑呢~"

一瞬间,Shoto觉得心里某处被填满了,眼眶也有什么湿润的东西满得要溢出来了。

5.

如果能看到面罩后面的话,大东此刻的表情很好地解释了什么叫一脸茫然。潜了个水,怎么就黑夜变白天、小修变大修了?

没有人理会保持介绍手势的河神。

Shoto只紧紧盯着大东,连眨眼都觉得奢侈。

大东从没见过这样的修,不禁上前一步:"呃,修?你怎么……长大这么多……"

他声音明显地弱了下去,因为更近距离的对视已经让他知道,这不是修。

对面的忍者,眼里压抑着无法掩饰的痛楚。那是修眼睛里没有、大东也希望永远不要有的东西。修的眼睛应当永远明亮狡黠才对。

随着大东沉默下去,Shoto终于眨了眨眼。他不是自己的哥哥,虽然,他确实是大东。

对面的武士散发着熟悉的感觉,但还有着Shoto从没见过的柔和气息。能再见一面,即使是另一个他,Shoto也觉得满足。但那总归不是我的。

"只有那个变身器是我的。"他笑了笑,指着大东怀里最上面的那个。

大东拿出来,郑重地递还给Shoto。虽然不是自己的兄弟,但依然有着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另一个修也没有很大,但却成熟得不像样子。

"我很抱歉。"他心疼地看着Shoto。

"不……谢谢。"

6.

修数着时间,平均五分钟上岸一趟的大东十五分钟都没有出现了!

夜半三更贸然去敏郎家敲门又不合适,虽然他刚刚一焦急就下了线甚至已经走到了门口。

哦得了吧,只是游个泳而已,不会真的有危险吧?顶多也就溺个水……修展开消息栏,大东还没有回复。他扶着栏杆向下望去,开始考虑自己能潜到多深,能游多远,能提动多沉的人。

忽然金光闪过,河神浮在半空微笑道:"年轻的忍者哟——"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河神按下尴尬:"咳,那么——"

"都是我的,都是!尤其是这位——"

修晃了晃头,愉快地指向河神身边,那里有位红色武士正双眸含笑地伫立。

7.

河神继续保持礼貌微笑,两手举着两坨道具堆,看着修猛地冲下来给了大东一个热情的——拳头。

"你可算回来了!"

"嗯,发生了一些事情,或许稍后可以讲一讲。"得到一个拳头作为欢迎的大东,捂着胸口欣慰地看着喜形于色的小忍者。啊,活力满满的修,真好。

修揶揄地拿胳膊肘捅了捅大东:"不过没想到,你居然是变成了河神的礼物回来的。"

"什么方式都没关系,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大东欣慰地拍了拍修的肩膀,感叹说。啊,活蹦乱跳的修,真好。

修别扭地抖了抖肩,翻了个白眼道:"忽然肉麻是干什么……"

"有感而发吧。"大东欣慰地对上修嫌弃的眼神。啊,眼睛亮亮的修,真好。

好久没人理的河神决定扭头就走。

"诶别走,那边的河神!"

哇,终于想起来了,哇,好好地感谢我吧!河神倨傲地把头又扭了回来。

"你手里的道具,也是我的。"

"……嗷!你知不知道如果回答‘全是我的’的话,我应该啥都不给你的!"

"可是,就是我的呀。"修手脚麻利地把道具揽到怀里,拉着大东后退了两步。

"那么,再见河神大人~"

"不见!"河神决定,下个月也不要来这里值班了!

8.

持续待命、上线失败的阿尔忒弥斯:……

END

师姐下山记/6

第二章有重大更改~戳下面~

师姐下山记/2

(我不会承认时间过了太久我发现自己忘了好多设定圆不过来了……)

========================================

在二人真挚的演技下,经过轮番的卖惨、卖萌、卖人设,"丧夫"的白小娘子成功入驻贾府。

探花郎和大小姐却不是那么容易见的。白敬亭一个新来的只能在后厨先做着粗使丫头,九天以来,除了择菜洗菜切菜闲聊,就没做过任何事情。

几乎每天都要夜探贾府会"娇妻"的"亡夫"鬼鬼有点儿着急了。

"白白,我们这样怎么拿到证据啊?"

"别担心,总会升迁的。"白敬亭微微笑着,"我说夫君,你不要急啊。"

"谁知道你要在厨房工作到猴年马月啊?"鬼鬼忽略了小白的调戏,啃着番茄,含糊不清地嫌弃道。

白敬亭一挑眉:"厨房不好吗?"
他做势要将自己为鬼鬼从库存里顺来的蔬菜水果拿开。

鬼鬼忙拦住:"哎呀,厨房工作最伟大了!可是,可是这样做不了我们的正事呀。"

"此言差矣。"白敬亭说了四个字便悠悠然吃起黄瓜。

鬼鬼怪他卖关子,伸手去抢黄瓜。白敬亭灵巧地躲着,鬼鬼和他闹半天也没抢过,气道:"你快说呀!你就欺负你师姐脑子不灵光!"

见鬼鬼恼羞成怒了,白敬亭忙轻声安抚:"嘘,小点声儿,我的鬼啊。"

鬼鬼哼一声,重新坐回去啃番茄。白敬亭凑过去解释:"这又错了不是?咳,首先,你现在可是我亡夫,这么大声招来人看见了怎么办?再说,师姐可是想出卧底的主意的人,怎么就不灵光了?你再想想,我在厨房难道就只会浪费时间吗?"

鬼鬼的气来得快,走得也是。她刚刚觉得好像被轻视了,可是白白怎么会是那种人呢?明明就是自己莫名的自尊心——自己是师姐,怎么总被师弟照顾呢?

白敬亭的"亡夫"二字一出,鬼鬼就噗嗤傻笑了出来。这家伙越来越会开玩笑了,还总是装得假正经。之后白敬亭一番诱导,鬼鬼仔细想了想。

"厨房,各房各院都会有人来往唤菜,和哪里都有点关系。也就是说,消息够广!好吧,那,各院的八卦你都听了点什么?"

白敬亭哭笑不得:"八卦?也可以这么说吧——

"贾老爷是个妻管严,这事情从贾夫人身边的丫鬟到给小少爷伴读的小厮,都能拿出来调侃。

"贾夫人十分疼女儿,她的大丫鬟采秀常拿好食材来吩咐,给贾玉儿屋里加菜。因为这,她和贾玉儿身边的小悦很是熟悉。

"贾家小少爷在读书方面常常会被薛仲期提点。他很调皮,却很听他姐夫的叮嘱,照顾他的大丫鬟小颜对此很满意。

"林家母亲也有个院子,我看吃穿也都供的很好。采秀的妹妹撷秀在那里掌事,听她说,是林夫人拉扯大了自幼父母双亡的姑爷,就像亲生母亲一样。还说林家孩子为了救姑爷在山洪里牺牲了,姑爷更不放心林夫人一人,特意接来尽孝。"

鬼鬼点点头:"前面听林敬说过。后面那段编的倒挺好。"

"薛仲期对林夫人还挺好,除了愧疚或许真有几分真心。"

"毕竟是养大他的人啊,还是有几分良心吧。可是一旦要决定对付林敬,他还能真心对林夫人继续纯粹地好吗?不可能!"

"我猜,薛仲期或许还不知道林敬还活着。你想,林敬已经多次前来贾府,仍然没被灭口,说明门房的人没把这件事当做事情禀报上去。这是我们的机会,我们在明他在暗,趁此多找些线索吧!"

"可是……你还在厨房待着呢!你有出过这个院子吗?!"鬼鬼有些嫌弃。

"哼,我消息打探好了,自然有主意。"

"怎么?"

"林夫人院子是新建的,正缺人呐。我就去那里,既然设定是孝子什么的,薛仲期肯定要常去看林夫人的。"

"嗯,好极了。我去查探一下那天的几个狗腿子,确保他们都永远把嘴闭上!"

"……"白敬亭不禁嘴角抽动。

"干嘛这样看着我啊?我又不是说去杀人灭口!那种势利小人,给点钱就能封口!"

"虽说如此,这种人一吓也就什么都招了,不可能永远不走漏风声。总之,鬼鬼,你先跑这一趟,威逼利诱都可以用上。我也尽快转到正院里去,找到真相。"

"嗯,白白小侍女,加油!"

白敬亭无奈地看着鬼鬼俏皮地一比大拇指,接着跃上墙头消失在黑夜里了。他看了好一会儿鬼鬼离开的方向,赶紧提醒自己该回房间了。他有很多事情都没有想通,也许见过林夫人会更加明朗吧。

TBC

开封府异闻录/1

上一篇还没结束忍不住开了新坑,大概也能算是包青天衍生😂😂😂

副标题就叫——开封有个撒明灯!

========================================

早秋的清晨,撒贝宁与何炅坐在庭院饮茶,看白敬亭耍着剑,舞弄起一地的落叶。

“大人!人又被影门带走了!”一个大嗓门打断了这份宁静,府里的捕快张旭急匆匆地来报。

撒贝宁表情依旧悠闲:"带走就带走了呗。这说明这事儿归影门管,没咱的事啦。"

随之而来的赵宇拉住张旭:"早告诉你不要急,咱大人和吴姑娘之前不是谈过吗?"

说起这事,白敬亭也疑惑很久了。他收起剑,靠近过来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自从影门这个称呼出现,就总是抢官府‘生意’。撒大人也给我们解释解释,不然我还真想去抢人去了。"

"小白,年轻气盛可不好哦。"何炅神秘莫测地笑了,"既然小白这么想一探究竟,大人,不如明日的事情,就叫他去影门吧。"

张旭赵宇吁一口气。之前总是他们去跑腿,每次都被影门搞得狼狈兮兮地回来。这次,终于换成白大人了!

撒贝宁挥挥手:"那小白,明日申时,去晃月街最里左手边的宅子一趟吧。影门门主有些东西拜托你拿来一下。"

白敬亭不以为意,拱手应道:"没问题。"

于是第二天,打算轻轻松松潇潇洒洒走一回的白大人,栽了一个大跟头。

看着篱笆墙、小菜园、土坯房,他只是稍微诧异了一下居然闹市里有这样的建筑,然后便推门而入。径直向着屋子走去的他,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走不过这一片菜园子了。

白敬亭略显讶异地向后退去,仍是原地不动。随即施展轻功,好像是在无限地上升,却没有逃出这小园一丝一毫。他只好无奈地站在那里,看向离自己明明就不远的小屋。

"吴姑娘在吗?!"他高声喊道。

良久,伴着一声慌张的"来啦",一位青衫乌发、明眸皓齿的姑娘推门而出。

她连忙朝虚空中一挥手,拉白敬亭向前走去。白敬亭这才得以顺顺利利进屋。

屋里的空间显然大过外观所看到的,白敬亭非常惊讶地看到茶壶自己动作起来,为他倒了一杯茶。

"快请做,真不好意思,我忘记撤了禁制,你没事吧?"那姑娘笑得甜美可爱,热情邀他相坐。

白敬亭假装不甚在意地抿口茶:"不,没什么。"

可天知道他简直要怀疑人生了——神神鬼鬼?灵术法力?这是什么展开?

"哎呀呀,刚刚睡着了。不过我记得和撒撒说好申时呢,现在还差半刻呢……"姑娘继续嘟囔道,似乎还有些困倦。

白敬亭不禁一噎。没错,还真的是他没有"守时"。而且听她的口气,她便是影门门主吴映洁吴姑娘。

她略显傻气地眨巴着眼。没想到一门之主,居然是这么年轻娇憨的小女孩儿。白敬亭也微笑起来,拱手回道。

"提前打扰,抱歉抱歉。不过既然已经见面了,吴姑娘可不要再睡着了啊。"

"诶?不会不会。"被这么乍一问有些羞赧,但很快,吴映洁便活跃起来,掌控了话语主导权,"你是开封府的白敬亭吧?叫我鬼鬼就好!我怎么称呼你呢?撒撒…炅炅…嗯…叫你白白好不好?嗯?"

"呃,好的……"白敬亭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多了一个称呼。

"好的,白白!你也叫我鬼鬼吧,记得不要那么一本正经咯。"

百姓尊他一声白少侠,宫里的只叫一声白护卫;府上人马称他大人,撒贝宁何炅则昵称他作小白。白白一出口,却是比小白更亲昵,但他意外地立马适应了,丝毫没觉得腻歪呢。

但是要立马不那么一本正经,白敬亭可能还做不到,他天生容易害羞。又只是勾嘴微笑了一下,他便问起正事:"撒大人吩咐我拿东西,不知——"

"都没问题了!不枉我昨天熬了一晚上。"

鬼鬼噔噔噔跑进里屋,出来时递过三个黑香囊。

没有刺绣也没有装饰,这是怎么熬了一个晚上的?白敬亭一边接过,一边疑惑看向鬼鬼。

她则是早已明了地一笑:"你肯定在怀疑这东西怎么花一晚上才做好吧?哼哼,让鬼姐姐好好给你解释下吧!"

白敬亭贴心地递回一个供她讲解。虽然他本打算拿了东西就走,但此刻也很自然且心甘情愿地留下了。

"那,就洗耳恭听了。"

点梗吗兄dei?

百粉啦~酸奶菌我的属性都写在简介里了,大家随意点粮!或者安利点什么奇怪的cp给我也可以啊哈哈。

【魄魄】师姐下山记/5

“喂!我是说了帮忙,可是这是什么意思?!”白敬亭看着露出奇异微笑的鬼鬼,不禁后退了一大步。

“你不是说要做密探的吗?”

“是!可是那一定要女装的吗?!”

“嘿嘿,能近距离接近贾小姐的话只有做侍女啊。一般的男仆役能随随便便进后院吗?”鬼鬼认真地劝道,可是抑制不住的笑暴露了她的恶趣味,“而且啊,我觉得白白你这么好看,扮女孩儿绝对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啊!”

什么人会因为被夸好看就答应反串呢?
陷入恋爱的、失去判断力的、以为是对方在对自己释放好感的人,比如小白。

“啧,既然这样……”白敬亭脸上微微泛红,把人赶了出去,“我试一下吧。”

“嗯!”

一身素白衣裙,纤细的身姿,款款走出的白敬亭别别扭扭道:“好奇怪啊。”

“美!不过还差点东西,过来,我给你梳头。”鬼鬼笑嘻嘻地招呼。

梳头啊,鬼鬼还小的时候被自己哄着帮自己梳过。后来大了,小妮子越来越不屑于这种贤淑女人的技能,手里只喜欢摆弄剑。
没想到今天又有了如此殊荣,白敬亭心里不禁暗自得意。

“好了!”

鬼鬼清脆的声音唤回了他的神游,他对镜一看,又懵了。
“我们原来是要玩这么老掉牙的戏码呀!”

只见白敬亭头发被松松地挽了一个低发髻,没有饰品,只扎着几条素白丝带,当然最明显的是罩在头上的孝帽。
白敬亭不禁两眼一黑:“鬼鬼啊……我是要卖身葬谁啊……”

“我想想。尸体肯定是我演了,白白你说什么合适?”鬼鬼傻乐呵着。

“……鬼鬼你扮个男装,葬夫吧。”

考虑到年纪问题,父母是不合适了。其实葬妹啊弟啊姐啊哥啊什么的都可以,白敬亭就是想故意假扮个夫妻。他在心里重重叹口气,想着,这就当是我出卖节操的报酬吧。

“好呀!”鬼鬼开心地挽住他,“白白对我最好了!那我们——现在就出发?”

白敬亭理了理裙子,认命地扶额说:“走吧。贾府走起。”

========================================

好吧,必须承认,这是作者的恶趣味……白白真的是白白嫩嫩,想想女装就很诱人呢……

总觉得这篇文在掉节操的路上一去不回了(/ω\)

【魄魄】师姐下山记/4

“哈哈哈哈,原来是小鬼啊!”还没见到人,鬼鬼先听到了豪爽的笑声。接着狄大人笑容满面地迎上来,请他们二位坐下。

“怎么回事啊?什么时候下山的啊?小撒知道吗?这些年怎么不多来看看呀?”
鬼鬼有些发懵,连忙一一地回应。她不大好意思承接狄大人的热情,好像和狄府很亲密似的,这样以后提退婚多尴尬啊!

“狄大人……我今天有点事情,我是护送人来的。”鬼鬼抓住空隙,连忙把林敬介绍出来。

“啊……这样……”狄大人愣了一愣,打量起了林敬。这老人,不,应该是个年轻人才对。林敬眼里闪闪发亮,立刻一行礼又扣地一拜。狄大人赶忙拉他起来,他神色激动地说了自己的遭遇。
听罢,狄大人陷入了沉思。

“虽说离奇却的确很有可能……”

“请相信我狄大人!我自己受苦也就算了,可他薛仲期口口声声说爱玉儿,却害了她呀!玉儿她说不定也发现了什么,这些天我都没见她上过街,万一……万一……”

“稍安勿躁,本官还是相信的。不过,如你所说,薛仲期布置得万无一失,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他是假探花;加上贾小姐既然被限制了自由,说不定她父亲其实也有所牵连;再进一步想,这种神奇的毒、默许此事的贾老爷、你一路受到的阻拦,背后可能有不得了的人呢。”

“这……这……”林敬一时声音有些颤抖,“不行……不行啊!”

“别慌,真相总会大白的。首先呢,得先有证据。”狄大人安抚道,又皱眉头,“此事像是牵涉到了江湖背景,鬼鬼……可否愿意相助?”

“义不容辞!”

“哈哈,鬼鬼还是这么地热血可爱啊!”

鬼鬼一下想到了当年的蠢事,忙摆手:“不、不是,我……”

“哎呀鬼鬼等办完此案,多留一会儿,也来见一见我家老七……”
狄大人又慈祥地眯起双眼,开始聊起家常。鬼鬼无奈扶额,哎呀怎么话题又扯回去了啊!

“说起来,要到贾府调查吗?”鬼鬼想起来自己跟那几个家丁怕是已经认了个脸熟,有些懊恼。

“可以的话,确实需要一个探子。”

“狄大人,我可能不行——”

“叫大哥呀!别见外鬼丫头!”

“不是不是!我是说我可能已经被贾府的人认识了,不好混进去诶,狄——”刚想出口的大人噎在了嘴边,鬼鬼喊不出来大哥二字,干脆卡在这里就停了下来,“呃,怎么办呢?”

“我来!”白敬亭此时施施然从院子里跨进来。

“白白!你怎么也在这儿?!”鬼鬼吓了一跳。

“当然是下山找你啊!”白白一抖扇子,坐在了鬼鬼旁边,“我是不是找的挺快?”

“太快了吧……怎么老是这样……”鬼鬼嘟囔了一句,有些沮丧。

白敬亭凑过头去小声:“别担心,我不是带你回去的,我是来帮你的。”

“真的?”鬼鬼也偏头过去,开心道。

“我肯定是只要师姐开心就好啊,不管怎么样,要嫁人也得开开心心地嫁不是?”白敬亭继续小声地、摇头晃脑地说着。

鬼鬼没察觉他那文字陷阱,只觉得白白居然懂自己不想嫁人,实在太棒了!她拉住白敬亭:“好!那就你来做密探,帮林敬、也是帮我,查个水落石出!”

白敬亭看着鬼鬼灿烂的笑脸,也笑得开心地回头,冲狄大人眨了眨眼。

狄大人闭眼,挥挥手:“既然如此,你们就出发吧!”我真的不想看这臭小子总是这样哄骗鬼丫头了!

====================

抱歉这次太短小了!下次一定憋个大的!大家晚安~

【魄魄】师姐下山记/3

鬼鬼和林敬到狄府的路上倒是顺顺利利,不过,该怎么进去呢?这里毕竟是狄家的私宅,并不是狄大人的办公场所啊!

鬼鬼犹犹豫豫地掏出来怀中的一块碧玉佩,不禁想到了愚蠢的当年……

“鬼鬼啊,这个大叔——”

“不是大叔!是大哥!”

“好好好,真是,明明就是个大叔……”

“撒贝宁,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啊,你也不过一个大叔而已,年纪一把了还是个吊儿郎当的无业游民——”

“喂!我可是未来蜉蝣山的掌门,什么无业游民!你这样得罪我好吗!好吗!”

“那还不是老何担忧你成天不做正经事,主动让给你继承资格的吗!”

“我很想要吗?!我还想多耍剑呢!”

“师傅~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啊?”鬼鬼终于瞪着疑惑的大眼睛,扯了扯撒掌门,哦不,当年还只是撒二师兄。

“啊,这样的,这个厚脸皮的大哥家呢,有很多很多的樱桃吃不完了,鬼鬼可不可以帮忙解决掉呢?”

“诶?当然是,义不容辞!”鬼鬼一脸正经,眼里却难以抑制地迸发出渴望的光芒。

“可是这些是皇上赏给狄家的,得是狄家的人才行啊。”

“可是我姓吴诶!怎么办?!”鬼鬼的小包子脸顿时垮了。

“没关系没关系,姓氏不重要,变成狄家人就好了啊,鬼鬼愿不愿意啊?”

“愿意!”鬼鬼开心地扑到桌边盯着果盘大喊道。

“好,那就和狄家的小少爷订婚咯!”

彼时的鬼鬼心想,订婚是什么,不明白诶,不过能吃那么多好东西肯定是好事情!

那个“厚脸皮的大哥哥”喜笑颜开地给她一块玉佩,她也就甜甜地道声谢,欢天喜地地开吃去了……

回忆至此,鬼鬼简直不想拿出这代表着她羞耻过去的信物。可是也只有用这个才能上门拜访了吧?

林敬见这位侠女面露难色,终于忍不住:“不然就算了,狄府人员众多,我们也不好贸贸然闯进去。我、我不然等狄大人出门时拦轿吧——”

“不不不,不是包大人,是狄大人啊!干嘛拦人家轿啊!”鬼鬼禁不住吐槽了一句。

算了算了,现在正是终结这些羞耻的记忆的时候,鬼鬼捏了捏手中的物件,示意林敬跟上。她朝门口的护卫作了一揖:“这位小哥,还请通报一声,蜉蝣山吴映洁求见狄大人。”

护卫见那有着狄家徽记图案的上好玉佩,立刻恭恭敬敬地回了礼,转身去通报了。接着林敬惊讶地跟着鬼鬼,被以座上宾的规格给迎了进去。

白敬亭此时正落在在巷口的红墙之上,他亲爱的师姐已然进了狄府。来迟一步,不好不好。见状,小白无视了正门,飞快地掠进了狄府之中。

趁着鬼鬼领着那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慢慢走在院落的时候,他总算先一步见到了传闻中的狄大人。

“等一下!”白敬亭一个翻身落在了正要出门的狄大人面前。

“吓!”狄大人先是被吓了一跳,接着怒视,“你还真是越来越翻天了!蜉蝣山上学的本事都用来吓唬人了?好好的大门不走你非得这么特立独行是不是?啊?狄!仁!白!”

白敬亭老老实实听着数落,只等大哥一吼完,便着急道:“急事急事!大哥,可不要告诉鬼鬼,我就是狄家老七啊!”

狄仁白,字敬亭,取母姓化名为白敬亭,通称小白。没错,蜉蝣山上的白敬亭,正是狄府的七少爷。

当年被订了娃娃亲,鬼鬼才六岁不知事,白敬亭已经是个十岁的小大人了。他对于莫名其妙的娃娃亲自然是不服气,便偷摸地随那师徒二人跑到外面,假扮成流浪儿故意去找鬼鬼的事儿,想着,把玉佩偷回来就好了。

不过乱七八糟闹了一通,玉佩没偷走,小姑娘反而成功戳中了白敬亭的心窝子。自知自家大哥和那不靠谱师傅联手骗了小姑娘的婚,白敬亭对于将来二人见面忐忑不安。
毕竟年纪小,还是浮躁,白敬亭一冲动就化名上了蜉蝣山,既拜师学艺又培养感情。

美滋滋了十几年,忽然发现鬼鬼那丫头居然从没搞清楚过自己是那未婚夫!明明自己暗示了很多啊!
到如今,想说自己的真实身份都不敢了。肯定会因为自己骗她惹怒这向来直率的女孩儿的……

狄大人默默地听完弟弟的哭诉转头就走:“叫你矫情还起艺名……”

白敬亭急忙拉住他:“大哥!”

“唉,我暂时不说好了吧?”

“嗯!”

“只是你一定要好好地向鬼鬼解释清楚一切!”

“放心,我会的!”这次下山一定要抱得鬼鬼归,白敬亭早就下好决心了!

====================

作者回来了~!
以及频繁地使用“不是假发是桂”的句式吐槽真是抱歉,最近被洗脑了……